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孤独患者

朴灿烈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家,半年前开始,这间家不再是冷冰冰的,相反充满着温暖和幸福的气息。有爱人在家里等他,有时候一开门就会传来香喷喷的味道,是爱人在做饭。他今年高三,正是要高考的年龄,高考也快到了,就剩不到三个月。

他和吴亦凡相遇说起来也微妙,当时一个晚上他走路回家时,就看见一个衣衫不整、全身是伤的男人坐在小巷里,淡淡的铁锈味儿扑鼻而来,他当时就脑子一热走上前和他聊了起来,尽管男人没有回应他,只有他一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话。

朴灿烈承认,他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也不喜欢交际,就因为这样他被人排挤,然而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让自己凑前去说话。

吴亦凡本来就不想理这个一见面就话痨的傻缺,奈何人黏人得很,不和他说话他就用更多的话来逼迫你开口,最后吴亦凡忍不住了让他闭嘴,结果朴灿烈因为他的回应更加开心了,越发的多话。后来,在朴灿烈的软磨硬泡下,吴亦凡才答应住进朴灿烈租的小房子,反正他是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了。

“回来了?”吴亦凡穿着围裙,手里还拿着熬汤用的勺子,表情看似有些冷淡,但面对朴灿烈时却分外温柔。

“嗯。”朴灿烈回了个甜甜的微笑,“我先去洗个澡。”

进了浴室,朴灿烈才将遮掩皮肤的衣物褪下,映入眼帘的是触目惊心的青紫。他强忍着疼痛,尽量不碰到伤口。为了不让脸上留下伤,他用双手尽力护着头部和脸部,导致双手的手臂全是淤青。脱下运动长裤,膝盖因磨破了皮而有些流血,还沾到裤子,不过所幸只有一点,吴亦凡没有发现。

“啊……”一个不小心,磕到手肘的一片淤青,朴灿烈沉吟,好看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赶紧洗了个澡,随意给伤口上了点药,穿上长袖的家居服和长裤遮住伤口,然后到厨房做饭。别看吴亦凡熬起汤来好像很熟练,实际上他就只会熬汤,而且还是朴灿烈教出来的,其余的都不会了。

“大夏天的怎么穿长袖衣啊?”吴亦凡何等聪明,看见朴灿烈这身打扮自然会起疑。先不说现在是夏天,就算冷,他可以抱着他呀,而且家里也有暖气,应该还不至于穿着这身衣裤吧?

朴灿烈装作无所谓地摇头,故作轻松道:“也没什么啊,反正晚上的气温比较低嘛。”回之甜甜一笑,开始切菜,时不时还指使打下手的吴亦凡做这做那的,那态度看在吴亦凡眼里嚣张得可爱,忍不住想把人拉进怀里使劲地揉一揉。

他们家不大,而且也只有他们俩,朴灿烈是个孤儿自然不必说,对于吴亦凡,朴灿烈觉得他好像是个富家子,以前有试问过吴亦凡他家里的事情,可是吴亦凡都随便打发过去了,朴灿烈也就不再多问,反正在他看来,有爱人就足够了。于是家里买的桌子也只是小型的四方餐桌,两人面对面坐着,桌上摆了几道菜。

朴灿烈早就饿了,待吴亦凡坐下来后就自己先动筷,狼吞虎咽地吃着。

吴亦凡一手撑着下巴,柔情地看着他,上扬的嘴角挂着的是无限宠溺的笑容。看朴灿烈吃得这么急,担心会噎着,“慢慢吃,又没人和你抢。”

朴灿烈抬头憨笑,看吴亦凡碗里的饭还是满满的一碗不免好奇地问:“你怎么又不吃啊?是我做饭难吃吗?”说着,眉头紧锁,有些懊恼地看着吴亦凡,眼里尽是愧疚。

吴亦凡哪受得了他那眼神,看了心疼得不得了,但他看了看白饭和一桌子的菜,他真的没什么胃口,并不是朴灿烈做饭不好吃。

“没有的事。我这不是怕你吃不饱吗?乖,你自己吃吧。”吴亦凡的手指划过朴灿烈嫩滑的脸,轻轻地摩挲,“快吃,可别饿着了。”

朴灿烈蹙眉看着吴亦凡,最后才点点头,继续吃。心里想着明天早上要做丰富一点的早餐给吴亦凡才行。

夜里,吴亦凡将朴灿烈抱在怀里,不小心就碰到朴灿烈身上的伤,奈何朴灿烈不想吴亦凡知道,只能咬牙隐忍,寻了个比较舒服的睡姿,靠在吴亦凡怀里睡了过去。

隔天早晨,朴灿烈在温暖的怀抱中苏醒过来,身上的伤因为擦了些药酒已经不比昨天的疼了,抬眼看了看抱着他的男人,还睡得香着呢。朴灿烈微微一笑,在吴亦凡嘴上嘬了一下,在吴亦凡发他的起床气前赶紧退出他怀里,踩着拖鞋嗒嗒嗒地去洗漱一番,然后到厨房做早餐。他可没忘了昨天说要给吴亦凡做一餐丰富的早餐。

前几天,吴亦凡还撒娇着跟他说已经很久没有做豆浆和油条了,那今天就做来给吴亦凡解解馋吧~想着,朴灿烈幸福地笑了起来,能给爱人做饭果然是件最幸福的事情。

做好了早餐后,回到房里,吴亦凡依旧躲在被窝里,只露出几撮棕色短发。朴灿烈一脚跪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则拉下吴亦凡的被子,男人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嘴巴撅起,朴灿烈看了觉得好不可爱。轻笑出声,上前去点了点那双薄唇,然而被吵醒了的男人却不满足,大手一捞,将朴灿烈整个人带到床上来,然后狠狠地吻住对方。

放开后,两人的唇相接着暧昧的银丝,朴灿烈见了脸马上浮出红晕,握着小粉拳捶了一下吴亦凡的胸膛。吴亦凡亲够了起床气也就解了,心满意足地看着怀里娇羞的爱人,又亲了几下,才放开了人让他去上学,嘴里还不忘说着:“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去上课?快去快去,可别迟到了啊,都要高考了呢。”

朴灿烈额头蹦了蹦,羞恼地睐了他一眼,嘴上说好,实际上拳头早已经忍不住握紧要往吴亦凡身上砸了,但看了看时间,他真的快迟到了,也就不和他计较那么多,“回来再找你算账!哼!”说完,还调皮地对吴亦凡吐舌头。

吴亦凡还想抓住调皮的人儿,可朴灿烈已经趴在门外,只露出头来,无辜地对他说:“我要迟到了。”随后笑了笑,“记得吃早餐唷,帅哥。我走了,拜拜~”

看了看表,还有二十分钟,还好他们家走到学校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只需要十五分钟,只要他加快些脚步就行。将放在书包里的眼镜戴上,加快脚步到学校去。离上课只剩下不到五分钟,走廊上已经没有多少人还在溜达,朴灿烈一个不注意就被人拖进厕所里。

看清来人,朴灿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不是成天欺负他的那些人是谁呢?

朴灿烈将自己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颤抖着不敢看向他们,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他深怕这些人又对他拳打脚踢的,到时候他哪里瞒得过吴亦凡?

“喂,今天都还没下手呢,怎么就怕得跟只老鼠似的,胆小鬼。”为首的那人开口道。他很讨厌这个每天都低头啃书,不和班上任何一个人打交道的少年,戴着一副老土的黑框眼镜,看了让人觉得他恶心!

那人一把抓住朴灿烈带有婴儿肥的脸蛋,手指钳制住脸颊的力道不容小觑,朴灿烈被抓得吃疼,他甚至觉得脸都要被卸了下来,但他却不敢出声,只能暗地里咬牙忍着痛,然而只有放在身侧的一双手能看出其实他有多倔强,即使修得工整的指甲都因为朴灿烈紧握着的拳头而陷进肉里。

“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副老土的眼镜下长得是一副怎样的样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股力量驱使他脱下朴灿烈的眼镜,原本他应该不抱有多大的兴趣才对,可看到朴灿烈这副德行,他就忍不住要去揭穿他的面目。

“不,不要!”朴灿烈摇头,挣扎着要松开那人抓着他的手,眼里的胆怯越发无法藏住,全在这些人面前泄露出来,他们要怎样都可以,要打他他可以忍受,但唯独不能脱下他的眼镜!他不想让除了吴亦凡以外的人看见他真实的样貌!还有,那件事情,他永远无法忘记……

那人见朴灿烈比以往更加胆怯,不禁有些错愕,然这只会让他更想撕开朴灿烈的面具。

“抓着他。”那人下令,后面的两个小弟便上前一人压制朴灿烈的一只手。

朴灿烈这下真急了,任由堆积在眼眶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争先恐后地掉了下来。那人也不管朴灿烈怎么挣扎,轻而易举地就将眼镜脱了下来,朴灿烈急忙低下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不过那人觉得朴灿烈一定在害怕。

用手指提起朴灿烈的下巴,那人震惊了。脱下眼镜的朴灿烈很是好看,漂亮的桃花眼染上一抹红,是哭泣导致的,搭配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和饱满剔透的薄唇,那人可耻的起了反应。

“靠……”身后的几个人突然咒骂一句,“老大,这人长成这个样子,不对他做点什么对不起大家啊!”

闻言,朴灿烈瞪大瞳孔对上那人的视线,豆大般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来,说话的声音颤抖不已:“陈光,你不能这样!我不准,不可以……我会恨你一辈子的,陈光!”

为首的人,也就是陈光,看见这样的朴灿烈心脏不免缩了一下,疼得有点不能呼吸了,这样的朴灿烈看着实在可怜,忍不住想要把他抱进怀里低声安慰。然而这样的想法只会让陈光鄙视自己,曾经的他残忍地拒绝朴灿烈的告白,并且对他恶语相告,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现在却因为朴灿烈顶着一副姣好的面容哭泣而心疼他。

他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可是,这样的朴灿烈却真真让他起了想要侵犯他的念头。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陈光把朴灿烈推到在地上,一手压着朴灿烈的双手,一手则解开校服的纽扣,摸上朴灿烈无赘肉的纤细腰肢,光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

“不要,不要……求你……我求求你……”朴灿烈拼命地抵抗、摇头,眼泪早已流干了,此刻眼睛只感觉到干涩的疼痛。

陈光察觉到朴灿烈的不对劲,可被欲望冲昏了头的他,早已没了理智,着急地啃咬朴灿烈的脖子,抚摸朴灿烈的肌肤,站在旁边的小弟们也看得尽兴,全然无视了朴灿烈下意识握紧的手,和手里拿着的一把刀片……

也不知道朴灿烈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陈光,手发狠地朝陈光的腹部刺去!

“呃啊!!”厕所传来一阵惨叫声,陈光握着肚子,痛苦地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身边的小弟个个都吓呆了,谁会想到柔弱的朴灿烈会突然有这种举动呢?现在,个个都离朴灿烈有一段距离,深怕朴灿烈又发疯,而伤了他们几个。

朴灿烈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已经没了力气的陈光,再看了看自己手上沾了陈光的血,惊恐地抱着头,嘴里还重复地念叨着:“不是的,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过来,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回神过来的男生赶紧跑去找老师,霸凌是一回事,此刻如果不赶紧找老师帮忙,陈光就不用活了!

前来帮忙的老师不敢靠近精神恍惚的朴灿烈,而赶过来的校长因为担心学校的名誉受损,也不敢贸然播110,但最后还是狠下心来,把这个差点杀了人的学生交由警方处理。

秋天来了,朴灿烈坐在床上看向窗外,眼眸下肿肿的眼袋和黑眼圈看出他有多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一阵风吹来,朴灿烈柔软的发丝微微飘扬。朴灿烈笑了。他笑得很灿烂,有如夏天的阳光,他笑得很温暖,有如秋天的微风,然而他的眼里确实无限的寂寞。

亦凡,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白色的绷带捆住朴灿烈的双手,两只手交叉绑在身前,根本无法动弹。这回,绷带绑得比较实,因为担心朴灿烈又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

我不是故意要伤害自己的啊……我只是想去找找我的亦凡啊……

一间不大的房子里,因为许久都没有人打扫了,此刻布满灰尘。餐桌上摆放着发了霉的油条和变了质的豆浆,油条还是完整的,豆浆还是满满一杯的……

END.
--------------------------------
给了一个这么烂的结尾,我错了…

评论 ( 3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