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暖秋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C3

事情过去两个月,吴亦凡都没出现过,为此朴灿烈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他以为吴亦凡会不放弃,继续来店里找他们,可终究是自己想太多了,吴亦凡现在是无数个人想要攀上的大人物,即便他朴灿烈再怎么喜欢他,亦或是吴亦凡再怎么对他感兴趣,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本来就不该有任何遐想的。

“又在发呆?小偷进来偷东西了都不知道。”吴亦凡站在店里有好一段时间了,朴灿烈完全没发现,只顾着发呆。吴亦凡还真担心万一有人来偷东西了,他到底知不知道?

朴灿烈闻声就赶紧回神,刚要开口询问客人需要什么,就见吴亦凡对着他挑眉,一副调戏一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他又出现了。

“这位先生,没有要买书的话就出去吧,别妨碍我做生意。”朴灿烈低下头继续整理柜台新来的书,说话时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强烈让自己镇定下来。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赶客人走?”

“……”朴灿烈沉默了一阵,才鼓起勇气说:“吴亦凡,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上一次后准也已经告诉过你,我和她过得很好。算我求你,请你不要破坏这份安宁,好吗?”

“你就那么希望和他在一起?”吴亦凡蹙眉,他误以为朴灿烈口中的朴柚是在说后准,心里来气,说话的语气也不自觉提高了些。

朴灿烈吓了一跳,抬头就看到吴亦凡那几近喷火的目光,马上明白过来吴亦凡误会了,不过他本就没打算要解释什么,反而顺着吴亦凡的误会继续说下去:“是啊,我和她一起很幸福,你就不要再来骚扰我了。”

“碰!”的一声,吴亦凡紧握拳头砸在柜台上,咬着牙:“朴灿烈,你再说一次!!”

对上朴灿烈略带受伤的眼神,吴亦凡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深吸一口气,才无奈道:“灿烈……我,喜欢你,真的。”

朴灿烈震惊地看着他,眼里满是不相信。他不相信吴亦凡能轻易地说出喜欢他,他更不相信吴亦凡能接受身体不正常的他,所以他只能强忍内心深处的欢喜,颤抖地说:“所以呢?你的喜欢还可以维持多久?你别忘了你的喜欢会换来被整个家族抛弃。”

这下轮到吴亦凡不说话了,朴灿烈看他这个样子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可笑。他吴亦凡终究是不会为了他和女儿去冒这种险,因为有种种的不允许阻挡着他们,即便朴灿烈能够怀孕,他也不准备将吴亦凡捆绑。所以他不会自私,也不会去回应吴亦凡的感情。

“行了,既然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你可以走了。”

吴亦凡似是没听到朴灿烈让他走,沉思了片刻后说:“如果要我选择,我选你。”没有什么比你来得更重要了,名誉扫地又算得了什么?

“吴亦凡,你真的是世上最笨的人。”朴灿烈白了吴亦凡一眼,故作镇定越过吴亦凡,走到书架前把新书排到书架上,站在原地的吴亦凡或许看不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实际上自己已经的双脚都快软了,拿在手上的书因为颤抖而摇摇欲坠。

-

C4

吴亦凡在朴灿烈身后唤了几声,可都得不到回应。他虽然心里有点气,但更多的是无奈。他不知道为什么朴灿烈对他没有了从前的热忱,从前的朴灿烈见到他时,目光里泛着浓浓的爱意,而现在他却再也无法从里头找出一丝丝他熟悉的感觉。

想着,他就觉得懊恼,更多是在气自己不知道怎么去讨好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朴灿烈。”吴亦凡叫道。接着就直接将人反转过来面向自己,双手攥着朴灿烈的肩膀不放。

朴灿烈吓了一跳,抱在怀里的几本新杂志掉在地上,正正砸到他的脚。他抬眼瞪了一眼吴亦凡,却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陷入吴亦凡柔似水的目光里,察觉到了只之后心里不免加速跳动了几下,然后立马撇开视线,别过头去不去看那个人,让自己镇定下来。

吴亦凡把人直逼到只能靠在书架上,一双手臂撑在朴灿烈头的两侧,身体上前去与其贴近,温暖的气息打在朴灿烈微红的精致面颊上。

“朴灿烈。”他又轻唤一声,低沉的声线直勾人心魂,然而朴灿烈此刻并没有被吸引,他正因为两人之间的近距离而感到惊慌。吴亦凡也不管,脸又贴近了几公分,鼻尖几乎快碰在一起了,“朴灿烈你听好。我吴亦凡喜欢你,不是因为一时产生兴趣,是真真正正的喜欢你,从四年前就喜欢上你了。还有,我从来都不怕外界带来的影响,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只需要知道我要好好爱你还有孩子就够了。虽然她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一定会待她特别好。”

“……”

“你明白吗?”

朴灿烈依然不语。他和吴亦凡的身高相仿,被吴亦凡强迫抬头看他,此刻正能看见吴亦凡眸子里自己的倒影,当然还有那不容无视的柔情和爱意,全都毫无保留地被他收纳在眼里。

其实说不感动那才是骗人的,可是朴灿烈不敢肯定如果将自己可以怀孕,而且朴柚就是他们两个一夜情搞出来的种这件事情告诉吴亦凡,吴亦凡会不会看他如怪物一般,不再待他如现在一样。

他在害怕,很害怕。他比别人都来得要敏感些,从来只要稍稍感觉到别人对他有一丝不悦或不满,他就会主动离开,不再纠缠。可是对于吴亦凡,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果断的离开,毕竟这几年来便是最好的证明。

看着朴灿烈眼里一会儿喜一会儿悲的,吴亦凡心里也是起起落落,担心朴灿烈依旧会拒绝他,毕竟朴灿烈和后准的关系还实实地摆在那,而且这条不归路如果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是根本无法抵挡那一波又一波的困难的。

然而他等不及了。

吴亦凡上前,这回就连嘴唇都快碰到了,朴灿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从吴亦凡嘴里吐出来的温度,还有吴亦凡说话时那隐隐约约双唇交错的触觉。

吴亦凡说:“灿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朴灿烈觉得吴亦凡的声音悦耳得已经到达可以蛊惑人心的程度了。因为吴亦凡的一道题问,他当下就想着:勇敢点告诉他真相吧。但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

“我……”朴灿烈刚开口说了一个字,本来还是隐约的触觉瞬间变得特别清晰,下一秒吴亦凡的薄唇便撞了上来。刹那间朴灿烈的脑袋当机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那帅气得无可挑剔的人正闭上眼睛吻着他。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却在一瞬间便被吴亦凡的舌头入侵,然后卷着自己的舌头,忘情地吸吮起来。

朴灿烈被这个突如其来,却特别温柔的吻给勾了魂似的,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情不自禁就搭在吴亦凡的肩上,学着吴亦凡吸吮自己的唇一样,碾转回去。

“爸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朴灿烈仿佛听到店里的门被打开时铃铛因撞击而发出清脆的声音,随后就听到自己这一生中最爱的小宝贝在叫自己。这时,他才忽然想起,自己竟然在和吴亦凡接吻!自己还在动情地回应他!

脑袋重新启动后,朴灿烈下意识地就推开吴亦凡,因为动作太大,手肘不小心撞到身后的书架,疼得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

吴亦凡赶紧上前去,想要拉过他的手查看伤势,又怕会伤到他,于是只能在旁边着急地问:“怎么样?有没有事?”

朴灿烈心里一暖,乖巧地摇摇头表示没事,低头便看见自家女儿也很着急地看着自己。他会心一笑,“放心,爸爸没事。”

“爸爸你疼不疼?我给你呼呼,这样就不会疼了。”朴柚抱着朴灿烈的腿,踮起两只脚想替爸爸揉一揉手。

“柚柚真乖~爸爸真没事儿。”朴灿烈摸了摸朴柚的头,转头过去用眼神安慰一直站在一旁干着急的吴亦凡,怕吴亦凡不相信又说道:“真没事,你不用担心。”

吴亦凡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朴灿烈,再看了看他的手,总算才安心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朴灿烈坚持要他回去的情况下,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宝贝,你干爹呢?”等吴亦凡走后,他才问道。这个时间是朴柚幼儿园放学时间,是由后准接她回来的,朴柚既然在这里,那就表示后准肯定也看到了他和吴亦凡接吻。想到这里,朴灿烈有些回味地摸了摸自己的唇,随后意识到自己的痴汉行为,赶紧摇了摇头,把那羞人的记忆挥散开来。

“后准爸爸说让你们结束了才叫他回来~”朴柚天真地回答,“爸爸,刚才那个叔叔是不是上次来我们书店的那个?他好帅啊,和爸爸好般配,他是柚柚的后妈吗?”

“噗——”朴灿烈将来不及喝下的水毫无保留地喷了出来,一边垂着胸口狂咳嗽,一边像是吃了翔一样地问:“宝贝,你从哪儿学来‘后妈’这个字的啊?”

“后准爸爸告诉我的呀~他说爸爸给柚柚找了个后妈,就是那个叔叔~”

朴灿烈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上布满了井号,现在真特么的想揍后准一百下!居然教小孩子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

见爸爸好像不是很开心,朴柚本来还很高兴的小脸一下就苦了,带着哭腔小心翼翼地问:“我说错了吗?爸爸?”

“不是不是,哎哟我的小宝贝,你可别哭啊!那个叔叔……他是爸爸的朋友,不是什么后妈,你别再听你后准爸爸胡说了啊!”

朴灿烈看自家宝贝女儿快哭了,什么后准的都跑到脑后,安慰女儿才要紧,要知道朴柚从小懂事不怎么会哭,也不怎么生气,可要是哭起来难哄得一塌糊涂,朴灿烈可是见识过的。说起来朴柚上一次哭还是因为后准儿童心性,扮鬼吓她。

后准你个人渣,看老子不揍死你!

TBC.
----------------------------
写得有点矛盾了,也不知道有没有bug

评论 ( 3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