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暖秋

{给羞耻play第11题的小短篇}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C2

自那天后,男人又来了好几次,但也没做什么越轨的事情,好似真的忘了朴灿烈一样,朴灿烈也松了口气,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战战兢兢的了。出自于私心,他最不希望的还是让男人看到朴柚。朴柚虽然长得比较像朴灿烈,但毕竟继承了他们两个的基因,男人的特征还是有的,不保证男人看了朴柚会心生怀疑。

中午的时候,后准接朴柚到书店,却没想到他俩前脚踏进店里,男人后脚就跟了进来。本来还笑脸盈盈的朴灿烈顿时变得脸部僵硬,咧开的嘴角收了回来,下意识地将对着男人笑的朴柚拉到怀里来。后准也察觉到不对劲,转头看了眼,脸沉了下来。

“这位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吗?”后准将朴灿烈和朴柚挡在身后,先发了声。

男人冷笑,“你是老板?”目光却不曾从朴灿烈身上移开,当然也没有忽略朴灿烈怀里的朴柚,眼神不由黯了黯。

“我是。”后准点头,回头对已经冷静下来,一同冷着脸看着男人的朴灿烈说:“先带女儿上楼吧。”

朴灿烈看了看后准,又看了看目光灼热却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对后准点点头,便将朴柚抱起,“宝贝,咱们上楼洗澡去了。”

吴亦凡的视线一直跟随着抱着朴柚上楼的朴灿烈身上,直到朴灿烈拐了个弯,看不见了目光才缓缓收回,重新放到后准身上。他不知道后准是谁,以为他是朴灿烈的男朋友。

他认识朴灿烈是在四年前的一次聚会。他是商业界龙头的公子哥,自然很多人都觊觎他,一个不小心就被人下了药,昏昏沉沉地就把朴灿烈给上了。

那时候朴灿烈就已经喜欢吴亦凡,吴亦凡也对朴灿烈有好感,至于是什么好感他还真的没有概念,但是受到创伤的朴灿烈却不知道吴亦凡其实不是完全没意识的,也不知道吴亦凡其实喜欢他,被侵犯之后套上衣服就冲冲离开了,连后庭撕裂的疼痛感和流出来的白浊弄脏了双腿也不管。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有一天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到厕所里干呕了一番,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再怎么神经大条,朴灿烈也隐约察觉到什么,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但很快就被自己否认了,还冷冷嘲笑自己一番,觉得自己神经病。

当晚就和后准说了这件事情,在后准的强逼下才坦白其实一个月前被吴亦凡给上了。后准让自己的医生给朴灿烈检查了之后,从医生嘴里得知一个荒唐的消息——朴灿烈怀孕了。当下,两人都愣了,但后准很快就缓过来,安慰朴灿烈了之后,帮他收拾行李,带他出国。

朴灿烈曾经对后准说:“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怀孕,但如果不是他,我又怎么会怀孕,有柚柚这么个宝贝。还有,如果不是你,我看现在根本不会有朴柚这个人存在了吧……”

“你和灿烈是什么关系?”收回视线,吴亦凡开门见山问道,反正也没必要拐弯抹角的。

后准一个没忍住耻笑出声,这个男人竟然还有脸来问他和朴灿烈是什么关系?他不屑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吴亦凡不知道要在他面前死了多少回了。本就不准备回答吴亦凡任何问题的他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话:“你希望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闻言,吴亦凡的眼神果然冷淡下来,带有狠戾地盯着后准,似是要把人盯出一个洞来,后准大方地接受吴亦凡那几乎要把他削成碎片的目光,在心里暗自嘲讽,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想必吴先生您也猜到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吧?那就离开吧,灿烈有我照顾就够了,他在我这里过得很开心,不需要你再来假好心了。”后准停顿了片刻,又补充道:“还有,离他们父女俩远远的。我的势力不比你强,但是如果你坚持要骚扰他们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是灿烈的亲生女儿?”吴亦凡蹙眉。

“呵,柚柚自然是灿烈的亲生女儿,不过这和吴先生您没关系吧?”

见后准咄咄逼人,吴亦凡心里本就不快,高高在上久了听惯每个人阿谀奉承,自然就不习惯有人对他冷嘲热讽的,眼神也越发的冷淡,但也没有什么动作,毕竟在他眼里后准不过就是个不起眼的小颗粒,要绊倒后准他轻而易举就能办到。

现在最让他纠结的就是朴柚竟然是朴灿烈的亲生女儿,那也就是说是朴灿烈和别的女人生的?想到这里,吴亦凡本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心里的某一处刺痛着,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般。

“既然吴先生你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可以离开了吧?”后准说。他真的不想让这个男人继续呆在这里,一刻也不想,他呆在这里只会让朴灿烈更加畏惧,也更加烦恼。

吴亦凡皱眉,往楼上的方向看了看,片刻才转身离开。他知道强迫性地将朴灿烈绑到他身边来只会弄巧反拙,朴灿烈只会更讨厌他,所以他只能步步为营,耐心攻略。想着,一边的嘴角往上翘,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灿烈,一定会是他的,连同他的女儿。

朴灿烈仔细地替朴柚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虽然不是晚上,但头发湿湿的,不擦干也不好。

“爸爸,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啊?”朴柚站在朴灿烈面前,任由爸爸帮她擦头发,突然想起刚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个叔叔,她感觉得到爸爸和后准爸爸都不喜欢那个叔叔。

朴灿烈沉默了,不知道要怎么和朴柚解释,手中的活动也停止了。

“爸爸?”朴柚歪了歪头问。

“嗯?啊,啊!那个叔叔啊……爸爸不认识他。”朴灿烈摇摇头,不打算和女儿说太多。

“不认识吗?可是柚柚觉得爸爸还有后准爸爸都不喜欢那个叔叔。”朴柚天真地眨了眨眼睛,不放弃地继续问。

“宝贝,你还小,爸爸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朴灿烈无奈地摇头,“你只要知道,以后看到他离他远远的,别和他说话。知道吗?”

见朴柚虽然脸上充满好奇,但还是乖巧地点头,朴灿烈才稍稍安心了些,但他仍旧不能掉以轻心,朴柚不去理吴亦凡,并不代表吴亦凡就不会想尽办法接近朴柚。说他自私也好,但他永远都不希望朴柚和吴亦凡扯上任何关系,即使朴柚身体里也流着吴亦凡的血。

TBC.
-----------------------------------
元旦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