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暖秋

{给羞耻play第11题的小短篇}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生子情节,雷者慎入。


C1

曾在一个秋天里,他食欲不振,情绪跌到谷底;曾在一个秋天里,他不再是个新手爸爸,不会再因为害怕伤害到软绵绵的小生物,抱着她时四肢不再僵硬;曾在一个秋天里,他们再次相遇;曾在一个秋天里,秋天突然不再是因即将入冬而冷飕飕的,秋天暖了。

朴灿烈是一家小小的书店老板,店里的生意没有很好,但也称得上是不错,至少能够养活自己和他家的宝贝女儿。其实朴灿烈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学生,不过大学还没读完,他就辍学了。说着可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女儿真真实实是他亲生的,虽然他是个男人,他也疑惑自己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不过女儿确实是他自己孕育出来的。

一开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后来找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后准。后准知道了他怀孕之后,虽然有些惊讶和疑惑,却丝毫没有反感,带着朴灿烈出国养胎。他找来自己的私家医生给朴灿烈作产检,自己则照顾起朴灿烈的生活起居。

陪伴朴灿烈十个月,无微不至地照顾朴灿烈十个月,亲眼看着朴灿烈的女儿降临这个世界,给她买奶粉、买新玩具新布偶、买可爱的新衣……

朴灿烈真的很感动,其实他和后准也不过是在小时候是邻居,最多也是玩得很好的朋友,他觉得后准是个很可靠、很讲义气的大哥哥。后来朴灿烈一家搬走了,他虽然还有和后准联系,但也没想到后准竟然愿意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抛开自家公司的工作,陪他到B国,还照顾起他。他有时候半夜起来孕吐,是后准在他身后给他轻拍背后,好让他舒缓些;他刚怀孕那时候,因为一直孕吐而没有胃口,是后准每天参考食谱给他做的菜,好让自己营养可以跟得上。

其实那一段时间,他真的很恨,他也想打掉这个孩子。曾经在夜晚想要捶打那孕有小生命的肚子,是后准恰巧进房间时看到了阻止他,并且慢慢地开导他。渐渐地,他也放开了心头的恨,放下了之后才发现其实自己很爱,爱得快要窒息的那种,他经常抚摸自己一天一天大起来的肚子,他只剩下这个小家伙了……

挂在门口的铃铛“叮铃”响了起来,放眼看去是个男人,却让朴灿烈瞬间软了腿,所幸他一直握着桌子,才没有跌坐在地上。是那个人!即便外头阳光猛烈,照得只能看见男人高大的身影,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朴灿烈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强调:“你现在戴着口罩,他是认不出你的。而且过了四年了,他说不定都已经忘了你了。”虽是这么说,朴灿烈的心还是忍不住刺痛了一下。

“一本金融周刊。”男人低沉没有温度的声线,再次让他微微一颤,但很快便回复平静,却还是被男人察觉了。

“好,好的。”

转身拿了一本周刊递给男人,想要快速接过男人手里的钱,怎知男人却紧紧抓住,不让他拿过去。朴灿烈一下就慌了,一心只想抢过钱,不要和男人再有过多的纠缠,怎知男人却突然伸出手指在他滑腻的手背上摸了一把!

朴灿烈全身像是被电流通过,抖了一下也不知是自己加大了力气,还是男人松开了手,他成功拿过钱,颤抖着说:“一,一共五块钱,这这是找钱,谢谢。”始终没有抬头看过男人一眼。

男人颇有意思地盯着他的头顶若有所思,直到朴灿烈觉得头皮发麻,才收回目光,“谢谢。”

见男人走出书店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抓住自己的左心房,那股让他难受的无法呼吸的感觉涌了上来,已经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觉得只要有女儿就够了,可是这回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又是怎么回事?他难受地蹲下身,眼泪夺眶而出,“啪嗒”一声滴在地上,张大嘴喘息。

刚从幼稚园放学的朴柚双手用力推开玻璃门,可使尽全力了还没能打开,身后的后准提着她的粉红色小书包,握着把手替她开门,朴柚嘻嘻笑着和后准道谢,开始搜寻朴灿烈的身影。

“爸爸~爸爸~”

一听见是朴柚的声音,朴灿烈立马擦了擦眼泪,也来不及管那双还有些红的眼眶,带着鼻音笑着说:“哎~柚柚放学啦?”

“嗯嗯!咦?爸爸,你哭了吗?”朴柚本很高兴地点点头,但很快就察觉朴灿烈有些不对劲,看清楚一些才发现朴灿烈的双眼红红的,于是皱眉问道。

朴灿烈笑得更灿烂了,“哪有?爸爸没哭,只是眼睛有点痒,不小心就揉成这样了。”

小孩子本就没有过多的猜疑,听自家爸爸说没事便也相信了,笑着点点头接过后准手里的小书包就往楼上跑去。他们不住在这里,但二楼是后准买来给他们做休息室的。朴灿烈本就因为后准帮他这么多了,不想再麻烦他了,但二楼是后准执意要买的,说什么也没法阻止,最后朴灿烈才妥协。

两人笑眯眯地目送朴柚上楼后,后准才淡下目光问道:“女儿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怎么了?”

朴灿烈因为感情受过创伤,心思比一般人都来得敏感细腻些,一点小事情都能让他红了眼眶,但直觉告诉他这次没那么简单,因为他看出了朴灿烈眼里那刻意的逃避、躲闪。

“你别跟我说没事,我们都认识多久了,我会不知道你?有事只会往心里藏。”后准知道他要否认有事情发生,在他开口前就先霸道地声明。

“……后准,他,他出现了。”

后准没有过于惊讶,毕竟他们都回国了,即便没有百分百的几率会遇见,但还是会遇见的。

“他认出你了吗?”

“我,不知道。”朴灿烈错愕地摇头,他不知道刚才男人摸他的手是出自于什么心理。

后准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别想太多,他认出你来的话一定会耍赖留在这里,但是他没有,不是吗?”

朴灿烈还是有些不相信,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上后准的目光后本来烦躁不安的心竟然平静了下来。


TBC.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