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温暖的那点事儿

01 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夏天的时候,他总喜欢点一杯冰可乐。其实他并不喜欢甜的东西,可夏天一杯可乐却是已经习惯了,想改都改不掉,有时候点了,当手掌触碰到那杯冰凉,他才回过神来,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什么办法呢,朴灿烈喜欢喝,他的爱人喜欢喝。

“喏,可乐。”吴亦凡将可乐放在朴灿烈面前,看朴灿烈笑得那么灿烂,什么反对的心理瞬间转换为宠溺,“可乐还是别喝太多的好。”

“我就喜欢,你管我~”说着,朴灿烈就把早就拿好的两支吸管放进杯子里,猛吸了一口冰凉的可乐,他顿时觉得沁入心脾,接着就把可乐放到吴亦凡面前,“唔,快喝。”

吴亦凡皱眉,迟疑地看着朴灿烈,结果见到朴灿烈正一脸“你敢不喝试试看?”看着他,最后只好乖乖地咬住吸管,象征性地吸了一口。朴灿烈见吴亦凡喝了也就开心了,拿回来又喝了一口。

唔,好甜!和他的心一样,甜滋滋的。有爱人,有可乐。

两支吸管相交错过,形成打叉的形状,可乐里的气泡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清晰。


02 睡着的猫和他

夏天的晚上,两人穿着宽大的睡衣坐在双人床上聊天。朴灿烈的背后靠在吴亦凡的胸膛上,因为身高相仿,头舒舒服服地靠在吴亦凡的肩窝,蓬松的头发弄得吴亦凡的脸颊痒痒的。

“唔啊~~这个夏天就快过了呢。”朴灿烈打了个哈欠,整个人将体重都托付给身后的人,慵懒得活像只高贵的猫咪。

“宝贝累了啊?”吴亦凡的一双手越过朴灿烈的腋窝,环着后者的腰,一边问着一边玩着朴灿烈纤细修长的手指,顺带别过头亲了亲朴灿烈的脸颊。

“嗯……”朴灿烈含糊地应了一句,觉得眼睛就快睁不开了,于是也没委屈自己,很快就入睡了。

吴亦凡听着那平稳的呼吸,宠溺地笑了笑,看着朴灿烈头顶上微微转动的两只耳朵,温柔地亲了亲,再看看圈在自己手上毛茸茸的尾巴,心里顿时胀胀的,他的小猫咪真可爱。


03 迟到五分钟

吴亦凡生日那天,朴灿烈一早醒来就说放工后一定要去吃一顿好的,吴亦凡看着朴灿烈那双闪闪发亮的双眼,笑得见牙不见眼,柔柔地嗯了一声答应了。

晚上五点五十五分,吴亦凡穿着一件卡其色的呢子大衣,里头搭配一件朴灿烈在去年生日时送他的保暖毛衣和一件牛仔裤,站在他和朴灿烈约好的地点等朴灿烈。

他和朴灿烈约的六点,此刻不见朴灿烈他也不急。

十分钟后,站在原地的朴灿烈远远便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跑着往他的方向来,他见了便温柔地笑了,张开双手迎接那人扑到自己怀里来。

朴灿烈抱了上去,脸埋进吴亦凡的脖子里,吴亦凡冷不防被冻得抖了抖,将一直放在口袋捂热的双手紧了紧,搓着朴灿烈的后背,语气带点责怪道:“怎么这么冷也不戴手套?好歹也戴个围巾什么的,就这样出来不把自己冻病了才怪!”

“这边是有你吗,嘻嘻~”朴灿烈离开吴亦凡的怀抱,因为天气寒冷,说话时还哈出气来,小脸和鼻子都被冻得红扑扑的,看上去可爱极了,也让吴亦凡有点心疼。

“以后记得戴手套、围围巾,迟到了也没关系,多久我都等得起。倒是把你给冻坏了,我可要心疼死了。知不知道?”吴亦凡拉着朴灿烈的手放到自己口袋里,而自己则给他搓搓可爱的小肉脸。

“唔……别搓啦,都要揉烂了。”见吴亦凡正幽怨地看着他,于是赶忙转移话题,“哎呀呀,我们快走吧,不是预定了位子吗?迟了就不好了,赶紧的赶紧的~”说着就赶紧拉着吴亦凡的手走了。

吴亦凡加快脚步走到朴灿烈身旁,五指穿过朴灿烈手指间的缝隙,与其相握。朴灿烈低头看了看两人相牵的手,再抬头看了看吴亦凡俊朗的脸,暖暖地笑了起来。


04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两人侧身躺着望着对方,一张被褥下二人相握的双手。

吴亦凡轻轻地笑出了声,因为朴灿烈正傻愣愣地看着他,其实他也觉得很不真实,暗恋了整个高中时期的人竟然也和自己一样,深深地爱着自己。

“看傻啦?”吴亦凡笑着问道。

“亦凡,好不真实。”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接着,两人都沉默了,但气氛并不尴尬,相反的非常温馨、和谐。多希望每个夜晚都有人陪伴一起睡觉,隔天一早起床自己的被窝不会再是冷冰冰的,而是有个人在你身旁,或温柔地看着你,或浅笑相拥补眠。

“我们这样一辈子吧。”朴灿烈轻轻道。声音特别小声,他自己都有些疑惑,自己到底说没说这句话?

但吴亦凡却是听见了,毫无保留地落入自己耳里。他撩起落在朴灿烈额前顽皮的碎发,上前轻轻一吻,温热柔软的薄唇撞上平滑的肌肤,“嗯,会的。”


05 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经过一夜的翻云覆雨之后,得了,这下才刚换不久的床单又要换了。朴灿烈无奈扶额,晒床单是一件很费功夫的活儿,床单大不说,他一个大男人干起家务来,还真是同手同脚的。

“老公啊,你说,我们的床单要绿色的还是蓝色的呢?”朴灿烈翻着放床单的那个橱柜,转头问正坐在电脑桌前办公的吴亦凡。

“啊?宝贝你说什么?”本来就在专心工作的吴亦凡并没有听到朴灿烈问的是什么问题。

“我说,床单要绿色还蓝色?”

“你说你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吗?宝贝,我觉得你穿国王的新衣最好看了~哎哟!疼!”吴亦凡戴在眼镜本来就有一丝不一样的帅气,此刻说着那些个下流的话,简直就是个斯文败类!

“我说的是床单!”朴灿烈气鼓鼓地跨坐在吴亦凡腿上,揪起吴亦凡胸前的衣服,恶狠狠道:“说!绿色还是蓝色!唔……”

吴亦凡双手扶着朴灿烈的腰两侧,看着自己亲亲老婆不知是害羞还是生气而微红的脸蛋,心情好得不得了,再加上那双勾人眼球的嫩唇一张一合的,一下子没忍住就吻了上去。

最后,朴灿烈选了绿色的床单,因为他说吴亦凡每天色迷迷地看着自己,得治一治眼睛,绿色对眼睛很好。然后,吴亦凡就辣眼睛辣了一个星期。


06 领带歪了

朴灿烈是网络小说家,不必出门都能工作,但还是坚持每天早起为吴亦凡做早餐,一开始吴亦凡好说歹说让他多睡会儿,他就是不听,最后吴亦凡也不说了,乖乖享受他媳妇儿的好手艺。

出门前,吴亦凡亲了亲朴灿烈的唇,他们相恋快十年了,但还是如同刚交往的小情侣一样,甜蜜得不得了,早安吻、晚安吻、出门前的吻一个也没落下,要是忘了吴亦凡就会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子缠着你不放。

“等一下。”朴灿烈叫住他,随后走上前去,一双白皙的手整了整吴亦凡有些歪掉的领带,弄好了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嗯,好了。真帅~”

吴亦凡嘿嘿一笑,又再在朴灿烈唇上一点,“我出门了,今晚我早点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好。”


07 “我忘了拿浴巾”

朴灿烈关了水,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拿浴巾了,于是只好叫了声吴亦凡让他给自己拿。

“亦凡,帮我拿浴巾,我忘了拿了。”

“哦。”吴亦凡立马放下笔电,拿了一件浴巾直接走进浴室里去,准备帮朴灿烈擦身子,怎知一下子就被定了眼。

浴室里正布满雾气,因为是冬天,所以朴灿烈把洗澡水的温度调高了些,此刻浴室朦胧一片,薄雾中赤/裸着身子的朴灿烈皮肤白皙嫩滑,特别诱人。

“咦?你怎么进来了?门外递给我不就好了。”然而当事人却毫无察觉自己正引狼入室,还用一双足以把无数人击败在裤脚下的大眼疑惑地看着吴亦凡。

然后,吴亦凡就觉得炽热涌上全身。然后,朝着朴灿烈扑了过去。然后,浴室里便是一片旖/旎。然后,没有然后了。


08 早安吻

五岁那年,朴灿烈得到爸妈的允许后,在吴亦凡家住了一个晚上。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吴亦凡竟然凑过来在他嘴上吧唧一口,然后淡定地说:“这是早安吻,只能和我做哦。”

朴灿烈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点点头,郑重地嗯了一声。

十五岁那年,叛逆期的朴灿烈和父母吵了一架,大晚上的把吴亦凡拉了出来,吐苦水,最后还穿着人家的外套,靠在人家肩膀睡着了。隔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他头往前倾,差点就要掉下去了,还好吴亦凡扶着,他也被吓醒了,睡眼惺忪地抬头看了眼吴亦凡,结果下一秒眼前人就放大了好几倍。

然后,在自己唇上吻了一下。

“早安。”

“早,安……”朴灿烈错愕地抚了抚自己的唇,上面还残留着另一双唇的温热,还有专属吴亦凡的味道。低下头,耳朵和脸颊都红红的,害羞极了,心里还喜滋滋的。

二十五岁那年,朴灿烈站在吴亦凡的婚礼上,看着一对新人幸福地笑着,自己的心却空荡荡的。本以为自己再也得不到那个温柔极致的早安吻了,怎知道隔天早上在他顶着因宿醉而疼痛的头睁开眼时,冷不防地嘴唇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碰撞,本来还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老大。

“早安。”吴亦凡微微一笑。

从此以后,每天早上的早安吻不再落下。


09 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刚开完一个重要的会议,朴灿烈头疼不已,一早帮病人做完手术就被叫到会议室开会,此刻他累得连手指都不想抬了,一夜未眠的他头微微发疼。

从大白褂里拿出手机,迷迷糊糊按了一组号码,毫不犹豫就播了过去。那头很快就接了电话,里头传来悦耳的嗓音:“喂?宝贝?”

“唔……亦凡。”朴灿烈无力地叫到爱人的名字,语气里还带着撒娇。

吴亦凡听了整个心都软了下来,上扬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去了,但随后又蹙眉,“这么累啊?”

“嗯……早上做完手术就被叫去开会了,刚刚才散会。”随后打了个哈欠。

“那赶紧睡吧,一整晚都没睡呢你。”吴亦凡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早上九点半,朴灿烈这么一睡肯定睡到下午去,到时候过了饭点,两餐没吃胃可要折腾了,“宝贝,你先睡,一会儿我去医院接你吃饭。”

“好。”朴灿烈又打了个哈欠,另一头的吴亦凡听着心里又疼又觉得可爱,于是也不打扰朴灿烈了,让他好好睡一觉。

挂了电话,朴灿烈错愕地盯着渐渐暗下来的屏幕。原来,他早已把这个号码记得那么深刻,就连在这么累的时刻,他也能按出来。

想着,便笑着睡去。


10 不得已的大扫除

吴亦凡告诉朴灿烈一个让朴灿烈抓狂的消息。那就是——吴亦凡的妈妈要来了!

朴灿烈一下子就坐不住了,赶紧走到房里,看着那张昨晚被两人搞得特别凌乱的大床,连忙换了下来,嘱咐吴亦凡换一张干净的,自己则去收拾客厅。

他们两个大男人也没有什么洁癖,虽然家里不至于乱得会引来蟑螂之类的虫子,但还是不能就这样让吴母坐下。

吴亦凡换好床单后,走出来看着忙里忙外的朴灿烈,一下子就笑出声,特别有趣地看着朴灿烈的背影。看得太入神,以至于朴灿烈正凶狠地盯着他看也没发现。

“很得空是不是?”朴灿烈幽幽地说了一句话。

吴亦凡回神,这才发现朴灿烈生气地看着自己,赶紧赔笑道:“呵呵,没,这就去打扫~”

最后,两人忙乎了一个下午,吴母突然打了个电话来说不过来了。朴灿烈整个人都不好了,扶着本就因为和吴亦凡有些过了而酸痛的腰,再加上忙了一个下午,现在都快直不起身子了,无奈地对吴亦凡数落道:“妈是故意整我们的吧!”

吴亦凡呵呵地笑,“反正不整理也都整理了,换了个床单,我们今天就再来把它弄脏吧~!”

“啊啊啊啊!不准!我腰还疼着呢!吴亦凡,啊——你轻点!”

TBC.
-----------------------------
这是为了配合灿灿生日写哒~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