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一笑钟情

补发---

【吴亦凡生日贺文】


吴亦凡是新来的转学生,转到朴灿烈他们那班。朴灿烈作为班长自然一早就从班主任那里听来了,并且已经知道了转学生的基本资料。

吴亦凡是从加拿大回来的,因为成绩不怎么理想,再者家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所以必须回国,所以才转到四中来。作为班长的朴灿烈,成绩向来都是全年级的前三名,于是被指名多多关照新同学。

但是,和吴亦凡接触以后,向来人气很高,男女通杀,非常有人缘的朴灿烈一下子就挫败了,不禁吃了人家的闭门羹,还像是个自来熟的二逼天天缠着人家,有点欲哭无泪啊。在那个人心里,给自己的评价应该大打折扣吧?

下课的时候,吴亦凡全然无视他同桌兼班长的热情眼神,瞄一眼都懒惰,直接走出教室往食堂走去,留朴灿烈一人坐在位子上,眼睁睁看着吴亦凡走掉了,风中凌乱ing……

很快就回神,冲上去寻找高大的身影。

其实他也挺郁闷的,自己是不是M啊?人家都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流,自己还死皮赖脸地跟着去,就喜欢贴人家冷屁股。他也被自己的热情吓到了,他从不知道他也会像个小媳妇一样天天围着吴亦凡转,以吴亦凡为中心,吴亦凡越是冷淡他越是殷勤,大概是因为心底的那股征服欲吧。

班上的同学因为吴亦凡冷冷淡淡的都不和他讲话,朴灿烈的死党个个也嫌弃朴灿烈,说他抛弃他们,朴灿烈无法反驳,也没想反驳,毕竟确实是这样,他现在更喜欢绕着吴亦凡转。

十七岁的朴灿烈不矮,已经有一米七五了,但是和从小就打篮球,已经有一米八多的吴亦凡比起来,还差得远了,看着那相差半个头的身高不禁感叹吴亦凡真高,心里羡慕得要命,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长到这么高。

觉得两人就这样走着好像很尴尬,于是就问:“那个……”见吴亦凡瞥了他一眼,瑟瑟地缩了缩脖子,但想到吴亦凡终于给了点反应,就颇有成就感,漂亮的眼眸像是有星星入住,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继续问道:“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还是喜欢什么明星偶像?或者你喜欢什么运动?”

朴灿烈也没有期望吴亦凡回答,于是自己先说了自己的:“我这人平时也没什么擅长的,要说还行的就是弹弹吉他、弹弹钢琴,有时来了兴致就会写歌作词,哦对了,我还会打鼓哦,可厉害了!有机会打给你看,嘿嘿。”

朴灿烈自己说得起劲,完全没有发现那个从第一天自己就用热脸贴上去的冷屁股竟然有了反应,那人看着他兴奋的小脸,表情也不再像往常那样僵硬,反而变得柔和,虽然还是冷着一张脸,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其实他的眼神格外温柔,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朴灿烈说完,自然地看向吴亦凡,却发现吴亦凡竟然盯着他看,他吓了一跳赶紧移开视线。他没有读懂吴亦凡的眼神,并不知道刚才他俩的气氛有多……温馨,只以为是吴亦凡觉得他烦了。想到这里,耳根不禁红了,好丢脸啊。

而吴亦凡,则是不自然地撇开了头,气氛一下又降回尴尬的点,他也有些忍受不了,干咳了一声,终于说了和这家伙相处一个月后,呃应该是说这家伙缠着他一个月后的第一句话:“吃什么?”

朴灿烈回神,才发现原来他们都走到食堂了啊,然后突然又想到什么,猛地抬头惊恐地看着吴亦凡,手指微颤指着已经把他抛在身后的人,“你,你你……我的天啊,今天撞邪了?!难道是因为我出门前忘了给祖先上香的关系???”

准备点餐的吴亦凡听到朴灿烈在身后嘀嘀咕咕的,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但还是隐忍了,只是表情不怎么自然,甚至可以说是——扭曲。

“快点。”一直等着那人上前点餐,怎知迟迟都未等到,回头看去果不其然那人还是一脸吃了翔的样子,好吧,他承认很可爱。但后面队伍还很长,再怎么可爱还是必须打断。

“哦哦,哦!来了来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朴灿烈依然会和吴亦凡打开话痨模式,有时候还像个小怨妇一样和吴亦凡抱怨说吴亦凡真的是行走的春药,即使是冷冰冰的,还是有女生喜欢靠近他,而且回头率百分之百,全然忘了自己也是名副其实的蓝颜祸水,然而吴亦凡竟会时不时地回答他,虽然一个句子的字数十只手指都数得完,但那已经是有奇迹之称的现象了。

然后,朴灿烈竟然就和吴亦凡他妈好了,一次又是在他死缠烂打、毫不妥协的情况下,吴亦凡最先败下阵来带他回家,美名其曰参观参观吴亦凡的家,实际上是蹭饭的。结果一进家门,那副惹人疼的可爱模样直接把吴母给ko了,对这小家伙可谓是宠上加宠,吴亦凡有时候觉得其实朴灿烈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吧?不过,好像也挺好的。

“阿姨我跟您说,吴亦凡可懒惰了!让他乖乖写作业不写,就直接挂我电话,还不接了!而且啊,上课的时候不好好听课,老往人家这边盯着看,那赤果果的眼神!(好像哪里怪怪的?)”朴灿烈叽叽喳喳地数落起来,“阿姨,您必须治一治他!我简直受不了,这年头同桌当得这么辛苦!”

“嘁。”一旁的吴亦凡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发了个嫌弃的声音。

这会儿朴灿烈不干了,平时就算了,在你妈面前你还敢这样!

“呀,你什么意思啊?我督促你,好让你成绩可以好一点,你还不乐意了是吧?”朴灿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吴母对吴亦凡挑了挑眉,精致的脸蛋上露出戏谑的表情,像是在说:“我媳妇说的话竟然不听?”因为朴灿烈看着吴亦凡,所以背对着她,所以没看见她的眼神。

吴亦凡皱了皱眉,有点凶恶地瞪了瞪吴母,可朴灿烈这脑子短路的小家伙却以为吴亦凡在瞪他,然后又骂道:“吼,还瞪我!这小子!”

为此,吴亦凡只得扶额,无法辩驳。没办法,不能反了媳妇儿,反正他就是被朴灿烈吃得死死的了,也就朴灿烈神经大条,没察觉他对他的心思。

最后,还是朴灿烈耐不住性子先告的白,不因为什么,只因为他每次看到那群女生勤劳地给吴亦凡送饭送水,而且吴亦凡还没!有!拒!绝!竟然还分给自己!他就觉得酸溜溜的,每次吴亦凡递一个餐盒或是养乐多过来,他就生气,对吴亦凡发脾气,对吴亦凡吼,委屈得像个被抛弃多年的小怨妇,不过看在吴亦凡眼里该怎么可爱就怎么可爱。

吴亦凡听了他的告白,点点头,“哦”的一声,脸上很淡定,实则心里早就一阵波涛汹涌,心“咚咚咚”大力地撞击着胸膛,他都觉得快得要把胸膛戳穿了一般。

“你哦什么哦啊!我在跟你告白诶,你就说了句哦?不要说你不喜欢我!如果不喜欢我,那天的那个吻算什么?!”

吴亦凡无奈,说了有史以来最多字的句子:“我又没说我不喜欢你,是你自己想太多了。”

“????”朴灿烈的脸“唰”的一下红得和个大苹果似的,不自然地撇开头,“咳咳咳……早,早说啊……”

吴亦凡一边的嘴角勾起,轻笑一声,眼底说不尽的温柔和宠溺。其实他一直在等朴灿烈说,但朴灿烈始终没有开口,即便是他每次用那些女生给的食物刺激他他也只是冷着脸、骂他,从不曾说出来,他本来还想:如果朴灿烈不说,那就他去说吧。却不想,朴灿烈忍耐不了了,先告白了。

一年后的毕业典礼,朴灿烈也不理会那些个深情催泪的演讲,拉着吴亦凡到学校后面的休闲小树林脱离了那满是抑郁气氛的地方。

两人坐在大树下乘凉,两人的手指十指紧扣,朴灿烈心里突然有点不舍。他和吴亦凡以后还是会在一起,因为他们都报了同样的大学,也被录取了,只是突然不舍这个呆了三年的地方,也是他们相识、相知、相爱到相惜的地方。

朴灿烈站了起来,吴亦凡也跟着,他说:“走吧,典礼应该结束了。”

“嗯。”

“喂,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朴灿烈穿着四中的校服,这回是夏天,大家都穿上了短袖衬衫,朴灿烈也不例外,但老土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却有不一样的气质。太阳很大,微风徐徐吹来,领带飘扬,朴灿烈一蹦一蹦地走在前方,突然转回头这么一问,那回眸的一笑,深深地扎进吴亦凡心里。

“因为你笑得好看。”吴亦凡说。其实在看见朴灿烈笑盈盈地向自己自我介绍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心动了,这是他埋在心底的秘密,他不觉得朴灿烈需要知道,他觉得这个美好的瞬间应该自己收藏,而朴灿烈,只需要知道他吴亦凡,很喜欢他。

吴亦凡在后面跟着他,全神贯注地看着朴灿烈,万一踢到小石子跌倒他还能及时拉住他。其实这条路很平坦,路上也没有小石子。

“啊?”朴灿烈疑惑,“笑也能分好看和不好看的呀。那你呢?我认识你这么久,都没看过你真正的笑呢,这太不公平了吧。”

听了朴灿烈那天真的语气,吴亦凡竟忍不住就笑了,虽然不是捧腹大笑的那种,仅仅是嘴角上扬,但在金黄色的阳光照射下,显得特别的好看,仿佛是全世界最美丽的一片风景。

朴灿烈愣住,后脚踢前脚,把自己给绊倒了。所幸吴亦凡眼明手快,一把搂住他的腰,让他站直,才没跌个狗吃屎。

“咳。”朴灿烈觉得有些丢脸,看吴亦凡的笑容看到愣住就算了,还愣到把自己给绊倒了!朴灿烈突然睁大眼睛看着吴亦凡,炯炯有神的眸子闪烁着微小的光芒,里头似是住着星星一般,他说:“记住,以后不准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认真的小脸儿把吴亦凡给逗乐了,忍不住宠溺地刮了刮他的鼻尖,回应道:“你也记住,以后不准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喂,不是!我很认真的好吗!”

“我也很认真。”

“那你说,我什么表情?”

“让大灰狼想要一口把你吃掉的表情。”

“!……流氓!”

END.

---------------------------------------

迟来的祝福——祝我的boy生日快乐。陪着你度过人生的25,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挑战、更长的旅程,我誓言不会放手,也不会离开,因为我们说好,要一直一直在一起。你的心跳,你的微笑,一直都是我的依靠。我爱你,吴亦凡。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