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My Love (短篇/微虐)

朴灿烈喜欢吴亦凡,他爱吴亦凡,不是没有表明过,可吴亦凡总有理由冷漠地拒绝他,有时候恼了还是恶语中伤他。爱得太深结果受伤的确是自己,这是朴灿烈得到的结果,也是他唯一的结论。

今天是吴亦凡的生日。朴灿烈亲手做了一份礼物,是一枚戒指,不,应该说是一对戒指。那是他和师父学了一个月的手艺。

打开盒子看了看,却移不开眼了,不是他要自卖自夸,是这枚戒指的款式一直是他自己心仪的,此刻亲手制作,觉得意义非凡,特别深刻。但是……想到这,本是炯炯有神的眸子顿时黯淡下去。

吴亦凡从来不收他的礼物。

看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那一枚,与盒子里的同款,那个人更是不会收了吧。

回到家中,碰上正巧从房里出来的吴亦凡,连同那个貌似是吴亦凡喜欢的女生。朴灿烈心里刺痛了一下,整个人像是无法呼吸了一般。

女生看见了他,和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他也礼貌性地点头,而吴亦凡,显然也看见朴灿烈,却不曾正眼瞧过他,朴灿烈更是觉得心碎了一地还被狠狠地践踏。

只见吴亦凡上前拉住女生的手,说:“月月,咱俩一会儿去……”

“灿灿?”话还没听完,身后被人轻拍了一下,朴灿烈吓了一跳,转身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和他还有吴亦凡合租房子的柒柒。(是我没错233333)

“怎么站在这里啊?”柒柒问,随后看了眼里头,瞬间明白了是什么事。

朴灿烈感受到了柒柒安慰的眼神,只是摇头表示没事,也不知是赌气还是想要缓解自己的心,特意用让屋里四个人都听得见的声量说:“柒柒,待会儿我们去游乐园吧,我们好久没一块儿去玩了。”

柒柒心里无奈,更多的是心疼,朴灿烈都把心里话告诉她,她定然知道朴灿烈此刻一定特别难受。

突然瞥见朴灿烈右手上似是有什么东西被阳光反射,而显得金灿灿的,放眼望去才发现原来朴灿烈的无名指上戴在一枚戒指。柒柒抬头,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问着“一定还有一枚吧?”

朴灿烈苦笑。

“亲手做的?”柒柒像是要让吴亦凡也听到似的,不放弃地继续问下去。

“额?嗯。你怎么知道的?”朴灿烈迟疑了一下,才诚实地回答。吴亦凡和月月都还在,他不是不知道柒柒打的是什么算盘,他也不怎么想让吴亦凡知道的。

这时候,吴亦凡走了过来,在朴灿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朴灿烈的背后拿过他手中精美的包装袋,拿出里头放置戒指的盒子。

“亦,亦凡!”朴灿烈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吴亦凡已经打开了盒子。因害怕吴亦凡的嘲笑,他立马转过了身,看着柒柒,不敢看吴亦凡。

只见一枚与朴灿烈手指上一模一样,只是大了一个号的戒指,被小心翼翼地存放在盒子里面,款式不张扬反而极为朴素,却不失好看。忽然看见戒指内侧有一行字,吴亦凡一下子就定了眼。

“Happy birthday, my love.”

吴亦凡嘴角弯出一个弧度,不经意地道:“挺好看的啊。”

朴灿烈愣了神,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眼前忽然布满水雾,视线一下就模糊了起来,眼眶被堆积得满满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热热的,弄得脸颊痒痒的……

“阿灿,这戒指真的很好看。”吴亦凡抬头看着朴灿烈的后脑勺,修剪得平整的短发看着特别清爽,窄小的肩膀,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他何时有这样认真地观察朴灿烈过?大概,没有吧。但是现在看着朴灿烈的背影,他却觉得异常好看。

他觉得朴灿烈向来都是开朗的,在自己面前总是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对他上了心,可是一直不愿承认的自己,在朴灿烈向他告白时,冷言冷语地拒绝了。在朴灿烈不轻言放弃的情况下,他还说过很多难听的话重伤朴灿烈,其实他自己的心也很难受的。但是他就是不想要承认。

后来,渐渐地,他发现朴灿烈不再如同从前一般的开朗,他甚至变得郁郁寡欢,不再在他面前说喜欢,看到自己时不再有灿烂、天真无邪的笑容,仅剩尴尬、还有些残败的苦笑。即使眼睛里的爱慕依然存在,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份纯真。

“阿灿。”吴亦凡上前抱住朴灿烈,前胸紧贴着朴灿烈的后背,想要把自己那跳动快得有些失常了的心跳传递给朴灿烈,他想让朴灿烈知道,他其实是心动的,他其实对朴灿烈是动心的,他只是不愿承认,害得朴灿烈不再有如从前那样,开开心心地过生活。这一切,他都是罪魁祸首。

“感受得到我的心跳吗?阿灿。”吴亦凡的薄唇贴着朴灿烈的耳廓,轻声道,“它,在为你跳动着,它也只为你这么快速地跳动着。”

朴灿烈像是崩溃了一般,双手遮住颜面,嚎啕大哭起来。谁曾想过,他爱了这么久的人,一直对他冷言冷语,并不是嫌弃他恶心,而是因为太喜欢他而觉得异常?他……他真的觉得整个人像是被狠狠地提起来,然后又被重重地摔下去。可此时,却又觉得无比安心,因为耳边传来的是那个人温热的气息。

他多久没这样哭过了?好久不在别人面前哭了,因为以往的他都把自己的悲伤隐藏起来,自己独自一人躲在被窝里呜咽,不让他人听见。是那个人,那个叫吴亦凡的男人,再次跨越过他为自己设下的防线,让他觉得即崩溃,又开心。

“阿灿,我喜欢你,我爱你,可我却不敢承认。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心意,我太懦弱,不愿承认自己的心,觉得这只是错觉,可错觉又怎么会藏匿在心里,七年了也不消失?阿灿,你一定觉得我是世界上最渣的人了吧?”

朴灿烈摇头,吴亦凡想要把他转过来拥入怀中他却不敢,他害怕这只是一场梦,被温暖了醒来之后自己还是躺在诺大的床上,冷冰冰得让他觉得快要被冻死、快要窒息。

“阿灿,转过来让我好好抱住你好吗?”

“不……这只是一场梦。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心跳,我就该醒来了。”

“这不是梦,阿灿。”

朴灿烈只觉得吴亦凡的声音像是虚幻一般,世界好像变得天旋地转,他忽然就迷失了方向,他推开吴亦凡和月月,奔回自己的房里,把自己锁在里面,任屋外的人怎么敲门也不开门。

药……他的药呢?睡了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朴灿烈颤抖着打开瓶盖,一连倒了十连颗的药片,混着水一并吞了下去。他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不一会药效便发挥作用了,他的眼皮变得沉重,脑袋觉得昏沉沉的,嘴边好像有什么流了出来,眼前就一片黑暗……

早就不镇定的吴亦凡从柒柒手中接过房门的钥匙,一打开门,只看见口吐白沫的朴灿烈静躺在床上。吴亦凡一下就失去重心跌坐在门口,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爬到朴灿烈的床边。除开那从朴灿烈嘴里流出来的触目惊心的白色泡沫,朴灿烈很温和,像是只是睡着了一样,而且睡得很安稳,好似还做了个美梦,嘴角微微上扬着。

“亦凡……”月月握着吴亦凡的肩。

吴亦凡甩开,淡淡道:“出去吧。我想陪陪阿灿,他等了我七年,这次换我等他,即使要花上我的一辈子。”

后来,柒柒和房东买下了这间房子,自己却搬出去了。就让朴灿烈睡吧;就让吴亦凡陪着朴灿烈吧。

诺大的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却很洁净的男人。男人的身边,睡着一个帅气得不可挑剔的另一个男人,他的手腕上有个深深的伤口,玫瑰红的血染红洁白的床单,弄脏干净的地板。唯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睡在床边的男人握着睡在床上的男人的手,他们手上都戴着相同的戒指。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耀眼无比。

他们,一生一世,在一起。

END.

*其实,这一篇很矛盾。一下又说灿灿崩溃了,一下又说他很开心。嗯...其实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吧。我觉得如果是我,我真的会崩溃,一个你喜欢了那么久的人,那个人总是说那些个不好听的话,到最后他却告诉你其实他是喜欢你的,这个对我来说真的戳我崩溃的点。但又或许不会是这样吧哈哈。再其实,这是我的梦,当然,并没有这么黑暗,我的梦还是很温馨的233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