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七夕番外)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七夕小番外


这是吴亦凡和朴灿烈告白后第一次过的七夕节。他们认识十几年,错过了十几年的情人节,这一年,吴亦凡终于抓紧他的手,他也终于抓住吴亦凡的心。

一早吴亦凡渐渐转醒,就见朴灿烈睁着眼睛盯着自己看,看见吴亦凡发现到了,他就立马闭起眼睛。

吴亦凡轻笑,把他往自己坏里拢了拢,“那么早起来?”

“情人节嘛,兴奋。”朴灿烈眨巴着眼眸,调皮道。

其实也不怪他,他喜欢吴亦凡那么多年,却第一次和吴亦凡过七夕,自然是兴奋的,想到今天要和吴亦凡去过人生第一次七夕就高兴得晚上睡不着,早上起得早。

朴灿烈这么兴奋,吴亦凡却觉得格外心疼,他的灿烈喜欢他这么多年,究竟有多期待又有多渴望和他过七夕,他不知道,却能深深感受到。就像他也期待着和朴灿烈的第一个七夕一样。

“小傻瓜。”吴亦凡摸了摸朴灿烈的头顶,眼里是数不尽的温柔和宠溺,还有深深的爱意和歉意,“今天一整天都是属于你的,你做主。”

“嘻嘻,其实和你呆在一起就很开心了。”朴灿烈笑得合不拢嘴,眼睛都眯成一条月弯形的线。

两人腻歪完,起床洗漱吃了早餐之后,再磨磨蹭蹭一会儿,已经是十点钟了,吴亦凡开着车载朴灿烈出门。

“我们去哪儿?”朴灿烈问。

“见我爸妈。”吴亦凡一手持着方向盘,一手握住朴灿烈的手放在自己腿上。

“啊啊啊?我没听错吧?”朴灿烈惊愕,“不不行!停车!”

吴亦凡听话地将车停在路旁,看着朴灿烈惊慌失措的表情莫名觉得好笑,但想想是自己有错在先,毕竟没有和朴灿烈交代就直接带他回家出柜,又不敢笑了。

“灿烈,反正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而且这事儿早晚都得和我爸妈说的。”吴亦凡抚摸朴灿烈有些苍白的脸,知道朴灿烈是真吓着了心疼不已,“我妈那么喜欢你,她会接受你,会成全我们的。”

“不是,亦凡,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太快太突然了吗?阿姨虽然喜欢我,但并不代表她肯接受我和你的关系啊。你什么都没和她交代一声就这样突然把我带回家,你让她一时怎么接受得来?”朴灿烈急道,“听我的,现在不是时候,嗯?我们今天就享受二人世界,过我们的七夕就好了,好不好?”

吴亦凡知道朴灿烈是在为他着想,也不坚决,点头答应朴灿烈的要求。

朴灿烈会心一笑,“知道你最善解人意了。来,亲一个,木马~”

“就你嘴甜。”吴亦凡轻轻地点了点朴灿烈的鼻尖。

二人和普通情侣一般,先去看了场电影,走遍美食街大大小小的摊位,看着朴灿烈见到吃的喝的顿时双眼发亮的模样,吴亦凡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心里被幸福感填得满满的。

“啊,八点了,也太快了。”朴灿烈不满地嘟起嘴,这可是他和吴亦凡的第一个七夕,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当然舍不得,“时间再回到早上多好。啊,好想天天都是七夕节,天天都是幸福的节日。”

“傻瓜,七夕不过就是个节日,咱俩天天也能很幸福。”吴亦凡和朴灿烈十指紧扣,无奈地说道。

“那不一样嘛,七夕是个节日,有象征性的节日。”朴灿烈说,“不过天天过又没什么新鲜感了,还是一年一次就好。”

明明就是个快三十岁的人了却还像个大小孩似的,吴亦凡觉得颇为好笑,然后很不客气地就大笑起来。

“喂,笑什么啊?很好笑吗?”朴灿烈瞪吴亦凡,嘟哝道:“不就想天天过七夕嘛,笑个球啊。”

吴亦凡笑够了直起腰,搂着朴灿烈,“宝贝,看天上。”说完,便是一丛丛漂亮的烟花绽放在黑暗的夜空,为天空增添了五彩斑斓的景象。

“哦,原来早有准备啊~我就奇怪大晚上在这鸟不生蛋的大草地干什么呢。”朴灿烈挑眉道。

“当然是干你。”说着吴亦凡就扑上去把朴灿烈压在草地上。

“喂喂喂,我可不想打野战,起来!”

两人开启你推我偏要压上去模式,闹腾了好一会儿,朴灿烈觉得无名指忽然被某些冰冰凉凉的东西圈着,抬眼看去竟是一枚戒指,没有华丽丽的钻石作点缀,却刻有“K&Y”的字体,朴灿烈顿时就红了眼眶。

“套住你了,休想跑掉了。”吴亦凡玩味道。

朴灿烈起身环住吴亦凡,脸埋在吴亦凡的颈间,冷不防地嚎啕大哭起来。他等了多久了,这一枚戒指他等了多久了?从来渴望却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此刻竟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傻瓜,不哭了。”吴亦凡没有理会那已经湿了一大片的衣服,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朴灿烈的背后,安慰的话语想说却怎样也说不出口,全哽咽在喉咙,只能带着哭腔一遍又一遍让朴灿烈不要哭,却又放任朴灿烈哭。

“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你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