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补#【牛灿】爱,勿离 (627贺文/肉)

【开车了,坐稳!】

“咔嚓——”楼下传来开圌锁的声音,本来昏昏欲睡的他顿时睡意全无,朴灿烈拉开被子,连拖鞋都没穿就奔下楼去。

只见身穿正装的男人挂在一个穿着性圌感、妆化得很浓的女人身上,已经无意识了。

他看了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这是公然带着小三回家吗?还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女人瞥了他一眼,扶着男人越过他直径走到沙发,将男人轻放在沙发上。女人似乎把他当透圌明,自顾自的脱圌下男人的皮鞋,扯开男人的领带放到一边,“瞎看着什么?还不去打盆水?”

朴灿烈这时才回过神来,走到厨房盛了一盆洗脸水,然后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他将毛巾放入水里浸了会儿、扭干。

女人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湿毛巾,说:“我来吧。”

他一时无法反应过来,手还停留在空中,保持着刚才女人抢过他手中的毛巾时的动作。这个女人到底是想怎样?他蹙眉,不满地想着。

女人给男人擦好脸之后,想要解圌开男人衬衫的衣扣,却被稍微酒醒的男人抓圌住了手,狠狠地吼道:“你他圌妈是谁啊,滚!”

他和女人都截然一愣,还以为男人还会说什么,但是男人却重新睡过去了。

被大吼了一声,女人觉得委屈又尴尬,也不再厚着脸皮呆下去,拿起手提包就走了。

朴灿烈上前去将毛巾过水一遍,想帮男人擦圌拭那全是酒味儿的身圌体。他小心翼翼地解圌开男人的纽扣,他知道男人最讨厌在睡着时被人吵醒,但如果不帮他擦身圌体会不好睡的。

他战战兢兢地将扣子一一解圌开,深怕男人又醒过来大吼,所幸并没有,男人睡得很安稳,大概是酒精的关系。

扭干毛巾,脱圌下男人的衬衫,男人精壮的身躯曝露在空气中,他拿着毛巾轻轻擦圌拭着男人的脖子和手臂,再来是前胸和腹部,背部他是擦不到了,照他们现在的境况,他并不敢贸贸然就把男人扒拉下来,放倒在沙发上。

“嗯……”男人低吟了一声,他吓了一跳,以为男人要醒过来了。

他解圌开裤带,拉下男人的裤子和内圌裤,开始擦圌拭男人的大圌腿。眼瞟到男人腿圌间的巨圌物,他突然紧张起来,和男人在一起都这么久了,他虽然也会自己去迎合男人的欲圌望,但这样看着还是有些胆怯。

手一抖,粗糙的毛巾不小心就擦到了巨圌物。

吴亦凡皱眉,渐渐转醒过来。模糊的视线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蹲在自己胯间,他以为是哪个g а y吧的m b,长得和他好像……于是毫不犹豫就抓着那人的后脑勺,就将自己的巨圌物直往那人的嘴里捅去。

“唔!”口腔顿时被男人的巨圌物填满,还直顶到喉圌咙,让他很不舒服,想要吐出来,可是吴亦凡抓着他的后脑勺抓得特别牢,他根本无法逃脱。

吴亦凡见含圌着自己东西的人没有任何的动作,于是抓着那人的头前后移动,像是在教圌导他怎么口圌交一般。

朴灿烈被顶得特不舒服,说不出话来,但还是乖乖地给吴亦凡口圌交起来。这个活儿他没干过多少次,因为吴亦凡向来舍不得自己给他口,都是吴亦凡给他口的。他回想着吴亦凡给他口的场景,学着吴亦凡的动作,一手握吴亦凡的巨圌物并且吞吐,舌圌尖有一下没一下地在那个洞圌口舔圌了舔,另一只手自然也没闲着,把圌玩着吴亦凡的两颗球。

“嗯……”吴亦凡舒服地轻吟,抓着胯间之人的头发,下圌身开始顶圌弄起来。

喉圌咙被顶得吃痛,一时之间就忘了动作,只是抓紧沙发,稳住自己。

温热的口腔包裹圌着巨圌物,吴亦凡爽得忽然低吼一声,白色的污浊全往那个含圌着自己东西的人嘴里射。随后瘫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朴灿烈咽下男人的精圌液,踉跄地从地上爬起来,跪着好一段时间了,脚都麻了,但他没理会多少,他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客厅。擦去嘴角的一点污浊,他迅速地跑回房里去。

是不是太久没有身圌体接圌触,现在连口圌交他都觉得很可怕,甚至是……恶心。

隔天一早,吴亦凡渐渐转醒,宿醉了整夜头还隐隐作痛。他环顾了四周,是他们的家。

他隐约自己昨晚有个长得特别好看,而且还很像他的m b帮自己口圌交?或许是做梦吧。男人动了动身圌体,觉得下圌身空荡荡的,垂头望去自己的裤子和内圌裤竟然退到了一半!下圌身似乎也有些黏黏的。

他圌妈圌的,感情昨晚发生的不是梦而是真的,而且帮他口的人不是m b,而是他一直舍不得让对方给自己口的爱人?!

他懊恼地拍了自己的脑门,四周的气压随着他的愤怒而降低,他在生自己的气。

拿了张纸巾擦了擦下圌身的黏圌腻,穿上裤子走上楼去洗澡。扭开门把,他看见朴灿烈还躺在被窝里,走近一看他似乎睡得不安稳……

吴亦凡凑上去轻圌吻了一下朴灿烈的额头,像是在安抚他,果不其然朴灿烈本皱着的眉头渐渐散开,他拱了拱枕头将脸埋得更深。见状,吴亦凡会心一笑,灿灿还是这么可爱啊。

洗了澡出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朴灿烈已经起身了正坐在床圌上。吴亦凡身穿黑色的背心和宽松的家居裤,手里拿着浴巾擦圌拭着头发,见朴灿烈正迷迷糊糊地揉眼睛,他眼里满是宠溺,走了过去坐在朴灿烈身边,轻轻啄了一下对方的薄唇。

“早。”

“唔……?”

朴灿烈呆萌的举动真真把吴亦凡给逗笑了,他揉了揉朴灿烈的发顶,说道:“宝贝,都几岁人了还卖萌,嗯?”

一个称呼成功将本还睡眼朦胧的朴灿烈惊醒,宝贝……多久没听见这个称呼了?久得他都快忘了那温柔又宠溺的语气了。

刹那间,朴灿烈看着吴亦凡的脸红了眼眶,把吴亦凡给吓着了。

“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哭了起来了?”吴亦凡捧着朴灿烈的脸,吻去眼角和脸颊上已经掉落的眼泪,心疼不已,“乖别哭,我错了,我错了行不?”

“你为什么都不回家……”朴灿烈低头,带着哽咽问道。

吴亦凡愣怔了一会儿,突然心情大好,上前将朴灿烈拉到自己的怀里来,“傻圌瓜。”

“你才傻……”

“对对对,宝贝说的没错,我真是傻,还笨。”吴亦凡无奈地笑了笑,天知道他不回家完全是因为他一直以为朴灿烈在避开他,每每吻上朴灿烈想要更进一步时,都被朴灿烈阻止。他以为朴灿烈厌倦了,本来想要强来但他怕弄伤朴灿烈,最后只好到外头找m b给自己口,但从来都不会有以外的举动。

“我怎么会厌倦了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爱你,笨阿凡……”朴灿烈坐在吴亦凡的腿上,下巴抵着吴亦凡的头顶,朴灿烈这个坐圌姿胸正好对着吴亦凡的嘴,吴亦凡隔着衣服玩味地轻圌咬一下朴灿烈胸前的凸起,“唔!”

“宝贝你是有多想念我呢,怎么穿着我的白衬衫睡觉,还有,居然不圌穿内圌裤,嗯?”说着,吴亦凡又轻圌咬一下那若隐若现的粉红。

“混圌蛋,还不是你不回家……”朴灿烈抬起吴亦凡的头,吻住吴亦凡的唇,舌圌头伸圌入其嘴里舔shì着对方敏圌感的上颚,然后与吴亦凡的舌圌头纠缠在一块儿,“阿凡,想要……”

“小东西,你怎么这么骚呢,比外面的mb都骚都性圌感。”说完,吴亦凡伸出舌圌头隔着白衬衫舔shì着朴灿烈的凸起,湿圌透的衬衫变成半透圌明,粉圌嫩的凸起印出来,可爱得紧,特别撩人。

“昨天你带回家的女人是谁,啊……”朴灿烈解圌开衬衫的纽扣,将衬衫拉到臂弯处,将胸膛顶上前想要得到更多吴亦凡的疼爱。吴亦凡自然不会逆了朴灿烈的意思,他吮圌吸一边的乳圌头,另一边的则捏在手里玩圌弄、揉圌搓,剩下的一只手托着朴灿烈的臀圌瓣。

“什么女人?哦,那个吗,只是我的一个职员。”说着吴亦凡吮圌吸得更加用圌力,像是要把里头的蜜圌汁都给吸出来一般,“舒服吗,宝贝?”

“啊啊啊啊……舒服,凡,好舒服……唔!”朴灿烈低头咬住吴亦凡的耳廓,但又怕吴亦凡疼,最后只是用舌圌头舔圌了舔,然后学着吴亦凡吸圌吮圌着吴亦凡的耳朵,“我讨厌她。”

吴亦凡很满意朴灿烈的回答,手来到朴灿烈的臀圌缝间,爱圌抚着朴灿烈已经快两个星期都未开发的干燥穴圌口,朴灿烈痒得扭了扭圌腰,他将手指放在朴灿烈的唇边道:“嗯,我待会儿就把她给炒了,宝贝,舔一舔。”

闻言,朴灿烈听话地握住吴亦凡的手,将手指一一放入口里弄圌湿,动作看着十分色圌情。他将吴亦凡的食指和中指放入口腔舔圌弄,舌圌尖滑过两指之间的缝隙,却引来吴亦凡微微颤圌抖一下,于是他顽皮的小圌舌不断地舔shì着那个缝隙,眼里带有戏谑看着吴亦凡,下圌身还不停地逗圌弄吴亦凡早已抬头的巨大。

“骚圌货。”吴亦凡拍了一下朴灿烈柔圌软的臀圌瓣,抽圌出手指来到朴灿烈的后圌穴,小心翼翼地放入第一根手指,里头炽圌热的内圌壁叫嚣着他的神圌经,抬头的巨大变得更肿大。轻而易举便找到朴灿烈的敏圌感点,手指便不停地往那个地方按圌压。

“唔嗯……凡,快一点,第二根手指……”

“乖,再多一下,会弄伤你的。”虽然他也很是迫不及待,但是不弄伤朴灿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只能忍着下圌身因肿圌胀而有些疼痛,慢慢给朴灿烈做扩张。

因为快圌感不断来袭,朴灿烈的后圌穴开始分圌泌圌出爱圌液,吴亦凡见差不多了,便加入第二根手指,继续往敏圌感点抽圌插,这回他开始加速。

“啊啊!唔,再快点,凡,再快点!”朴灿烈再次吻住吴亦凡,这次吴亦凡成功抢到了主导权,把朴灿烈吻得七荤八素的,所有的呻圌吟都吞回腹中。

快圌感不断地袭来,导致朴灿烈下圌身收缩了一下,白色的精圌液全射在两人的腹部。

吴亦凡轻笑了一下,抽圌出手指,湿圌润的手指有些黏糊糊的,他放入口圌中舔圌了舔,“宝贝儿,你后面的东西可真甜呐。”

“色胚。”朴灿烈红着脸瞪了吴亦凡一眼,但在吴亦凡看来却撩人得很,差点就要射圌了出来。朴灿烈脱圌下吴亦凡的裤子和内圌裤,巨大立马弹了出来,曝露在空气中。
朴灿烈玩味地“哦”了一声,轻轻地弹了一下,引来的是吴亦凡倒吸一口气。他抓圌住吴亦凡的阳圌物,对准自己那已经做了扩张的穴圌口,坐了下去。

“额啊……”由于太久没做了,即使做了扩张,但有异物顶入里头还是让朴灿烈感到不适应,他坐在吴亦凡腿上片刻,待稍微适应了点便开始自己动起了身圌体。

“唔……”吴亦凡仰头舒服地低吟一声,双手扶着朴灿烈的腰,随后吻住朴灿烈的唇,任其坐在自己腿上动。

这个姿圌势能够顺利地让巨圌物顶到最深处,朴灿烈能够感觉得到那个东西的脉搏在自己的里面有频率地跳动着,刺圌激着他的内圌壁。那个东西的顶端不停地顶圌弄着他的敏圌感点,舒服得几乎快软圌了腿。

吴亦凡自是知道朴灿烈有些体力不支了,于是开始抽圌动自己的下圌身。得到朴灿烈的配合后,他开始加快抽圌动的速度,每每一顶都顶到最深处去。

“啊啊啊……凡,凡……”朴灿烈抱住吴亦凡的头娇圌吟着,吴亦凡一口吸住送到嘴边因为情圌欲而变得红肿不堪的凸起,下圌身与臀圌部碰撞在一起形成“啪啪啪”的声音,还带有淫圌荡的水声。

最后朴灿烈先行射圌了出来,后面下意识地缩紧,吴亦凡也跟着射圌了。由于朴灿烈是坐着的,当吴亦凡抽圌出自己的巨圌物时,精圌液统统从窄小的内圌壁里流了出来,弄在床单上。

“宝贝你后面好厉害啊,把我的东西都给吸出来了。”吴亦凡上前咬住朴灿烈的下唇,带着性圌感的声带调圌戏道。
朴灿烈没好气地瞪了吴亦凡一眼,但也没真生气,情圌侣本来就该调调圌情拉近关系的。

吴亦凡的大手附上朴灿烈的脸,鼻子碰了碰朴灿烈的鼻尖,说道:“昨晚,抱歉。难不难受?”

朴灿烈蹭了蹭吴亦凡的手,轻轻地摇摇头,“没事。”

“以后不准不回家,不准上酒吧找m b,就算只是口圌交我也不喜欢。”

“好。”

END.

【一直被吞真的好讨厌..就这么不待见我吗..迟来三天的牛灿日快乐( TДT)】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