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不定期更新)

【老司机快上车。】

C7

由于这个羞耻的姿圌势,吴亦凡顺利地将朴灿烈的私圌密圌处一览无余,那漂亮通红的地方随着主人急促慌张的呼吸一张一缩地,好不美丽。吴亦凡舔圌了舔自己的手指头,抚圌摸上那无论被贯穿多少次都依然像是朵雏菊的穴圌口。

“唔……”朴灿烈颤圌抖,下意识地缩了缩那个地方。被绑着彩带的下圌身缓缓地抬头。

吴亦凡冷笑一声,嘲讽地看着朴灿烈因为羞耻感而红得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的脸,“浪荡就是浪荡啊,果然从内到外就是个贱骨头,嘴上说不要,实际上饥圌渴得很呐。”

朴灿烈摇头,想要反驳吴亦凡的话,但被吴亦凡的手指划过那个地方,自己是真圌实地感觉到酸爽的滋味儿,脑海里并不否认这份快圌感。

吴亦凡的手指再次划过朴灿烈的穴圌口,朴灿烈颤圌抖得更厉害,前端像是有什么正要喷圌射圌出来,但却因为被绑着彩带,无法释放。

“亦凡……难受,想射,啊……”被领带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的双手被勒出红痕来,看着好不心疼,可吴亦凡只在享受着朴灿烈因情圌欲而露圌出痛苦的表情,根本无暇顾及。

被堵住无法释放出来的液圌体堆积在下圌身,下圌身变成深粉色且肿大,朴灿烈难受得想要去扯开彩带,怎知被吴亦凡一手打开,压在头顶上。吴亦凡生气了,抵在穴圌口的手指头肆意玩圌弄着却不插圌入,折磨得朴灿烈扭了扭圌腰,试图让自己的小圌嘴将吴亦凡的手指吸住。

“小荡圌妇,想要我的手指进去吗?”说着,吴亦凡按圌压了一下外围,惹得朴灿烈高哼一声。

“想,好想……亦凡快进来,唔……快!”

“呵。”望着欲圌火焚圌身的朴灿烈失去理智,喘息时胸口一起一伏的,穴圌口张圌开又缩小,还流了不少爱圌液,沾湿白色的床单,吴亦凡体圌内的施虐分圌子纷纷在叫嚣着,欲圌望老早就抬得高高的。

他低下头去嗅了嗅朴灿烈的小圌穴,伸出舌圌头舔圌了一下,朴灿烈被刺圌激得全身颤栗,忍不住惊呼一声。

“亦凡不要!啊啊!脏!”朴灿烈的双圌腿被吴亦凡折成羞耻的形状,枕在枕头上的他能够顺利地看到吴亦凡正埋在他的股间舔shì着那个用来做肮圌脏事的地方,推开吴亦凡头的双手在吴亦凡的舌圌头探圌入里头的瞬间变得无力,看着不像是在反圌抗,反而更像是欲拒还迎。

吴亦凡将舌圌头伸进去后顿时回神过来,他不过是想要玩圌弄这个人,想要看他残破不堪的样子,怎知自己却被那粉圌嫩的地方给吸引住了,还用舌圌头去……

“妈圌的!”吴亦凡退了出来,瞥见朴灿烈正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那表情有多魅惑就有多魅惑,胯间的柱体居然抬起了头。他一时慌乱圌了,没控圌制好力度就给了朴灿烈一个响亮的耳光,“别他圌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恶心!”

不,不是的,不是恶心!脑海里浮现的是这样的想法。

朴灿烈没反应过来吴亦凡竟然会给自己耳光,耳朵顿时发出尖锐的噪音,牙齿不小心咬破嘴唇,口腔里满满都是血圌腥味儿。

恶心?是啊,他何止恶心,还犯贱。

朴灿烈一笑,讽刺道:“是啊,我有多恶心,多下圌贱。你都不爱我我却爱你爱得那么深,你都不爱我我还依旧认为只要再多一点时间你就会爱上我,你伤我伤得那么深我却觉得没什么比这样来得更加温柔。亦凡,你说我多恶心啊?”

“……”

“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当时丢下朴禾不管吗?”说着,潸然泪下的朴灿烈抬眼看着吴亦凡。

“你他圌妈别和我提朴禾!你有什么资格提她!她是被你害死的!”其实吴亦凡早就释怀,可听见从朴灿烈口圌中说出的,他却气愤得上前去又给了朴灿烈一耳光。

朴灿烈的脸被打偏,过长的刘海因汗水与泪水贴在额前,遮住了湿圌润的眼眸。

“但是,现在想了想,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是她自己活该!活该为了救我而被强了!凭什么她明明比我迟认识你却得到你的爱,我曾经也和你告过白可你却置之不理!朴禾凭什么把你给抢走了!她该死!”

“朴灿烈!!!”吴亦凡紧圌握的拳头在朴灿烈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毫不犹豫地砸在朴灿烈的脸上,他本来对朴灿烈还抱有歉意的,此刻却被朴灿烈亲口说出来的话给毁了,一切的愧疚化为乌有。

他粗圌鲁地掰圌开朴灿烈的双圌腿,掏出自己的巨龙直往后圌庭插去,不给朴灿烈有任何缓和的时间,便开始剧烈地抽圌插,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似是要把朴灿烈的肠胃都给顶出来。

“啊!!出去!不要,好疼,不!”朴灿烈的手本就被紧绑着,想要挣脱也于事无补,反而将手腕上的红痕磨得更深,几乎快破皮。他抓圌住吴亦凡的手臂,修剪得公整的指甲狠狠地抠住吴亦凡的肉。

吴亦凡并不在乎,只是疯狂地顶圌弄。

顶圌弄了许久,炙热的液圌体全全交代在朴灿烈的内圌壁里。吴亦凡翻起朴灿烈的下圌半圌身,让其下圌身对准自己的脸。

吴亦凡抓圌住朴灿烈的脸,逼圌迫他张圌开嘴,解圌开彩带的瞬间,早已堆积得很多的下圌身一个没忍住都射圌了出来,白色粘圌稠的精圌液全射在朴灿烈的脸上,大多都喷圌射圌到了嘴里去。

吴亦凡捡起地上的衣物穿上,据临高下地看着朴灿烈,冷冷地道:“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往后有你好受的。”
“嘭”的一声,屋子恢复一片寂静。

朴灿烈的双手还被绑着,身圌体黏糊糊的,但他已无暇顾及,也无心顾及。泪水流了又干了,干了又再流,此刻又干了,也已经流不出泪滴来了。人们都说得对,越是伤心越是无泪。他说了那么多的气话,吴亦凡是当真了。

姐,你也当真了吗……

TBC.

*一言不合就开污,这便是我的属性。么么哒(。・ω・。)

评论 ( 3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