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超缓慢更新)

C6

任谁也不知道,你给予的伤痛,便是我想要的温柔。

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吴亦凡了。是的,自那天以后吴亦凡就不曾出现过,一开始朴灿烈还有些战战兢兢地,但好几天都不见吴亦凡出现在他家小区,他稍稍松了口气,却也觉得失望。

他喜欢了吴亦凡十年,曾经认认真真地和吴亦凡告过白,却被吴亦凡一脸“你今天发烧吗”的表情给忽悠过去了。后来堂姐朴禾加入了他们,本是双人组便成了三人行,再后来吴亦凡和朴禾在一起了,他也渐渐退出这个三人组。

他不怨吴亦凡无视了他的真心,毕竟吴亦凡本就和他不是一类人,他更加不恨朴禾明知道他喜欢吴亦凡却还是成了吴亦凡的女朋友,他不是女生,他不矫情。

只是,这个人却永远驻留在他的心中,他爱他爱到骨子里,甚至深入骨髓,哪怕从前吴亦凡只把他当成朋友,如今将他视为仇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万籁俱寂,却隐隐约约能听见急促的喘息声。屋子里并没有开灯,只见一个纤瘦的黑影正在蠕圌动着。

朴灿烈的手伸进裤子里,一把抓圌住了下圌身,突如其来的刺圌激使他不禁低吟一声。

多少天了?多少天没有被那个人触圌摸、探圌入、施虐?莫名的空虚感在他全身松懈下来之后一阵阵袭来,无论是前端的欲圌望亦或是后圌庭的渴望,都让朴灿烈觉得自己时刻在被折磨着。

朴灿烈开始上下套圌弄,快圌感立马侵袭至全身,脑海里浮现的无一不是吴亦凡的模样,帅气的、认真的,亦或是生气的、充满情圌欲的,都让他体圌内的欲圌望纷纷苏醒,正肆无忌惮地叫嚣着,额头也因此分圌泌圌出汗珠。

“亦凡……啊哈亦凡……唔!”不一会儿,一股堆积几日的白圌浊喷圌射圌出来,弄脏了内圌裤。朴灿烈无力地躺倒在床圌上微微喘息,一时的情圌欲还未褪去,白色的家居服被汗水浸圌湿圌了。

片刻后朴灿烈因无法忍受下圌身的黏圌腻,起身要去洗澡,却发现吴亦凡站在门口皱着眉看着他。当下他立马就愣住了,二人就这样望着对方什么也不说,气氛很是尴尬。

此刻朴灿烈正懊恼着,吴亦凡怎么出现在这里,刚才自己拿他来意圌淫,他一定气坏了吧!

“亦凡,我……不是……”朴灿烈正要解释,吴亦凡却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将他推回床圌上,“亦凡??”

“朴灿烈你行啊,不是受伤吗,怎么现在居然还想着我意圌淫?你骨子里那股骚圌劲果然就是退不去是吧?那么想圌做是吧?等不及了是吧?”说着,吴亦凡一步步慢慢逼近朴灿烈,大手已在解圌开自己衬衫的扣子。

“……”朴灿烈并没有回答吴亦凡的话,不是他不要反驳,只是他不想一说话就是带着哭腔。没错,听着吴亦凡用那些个污圌秽的词语嘲讽自己,朴灿烈竟然下圌贱地觉得这很温暖,觉得自己和吴亦凡又可像之前一样,虽然没有爱,但却做着那档最亲圌密的事情。

“怎么不说话?”吴亦凡一手撑在朴灿烈耳边,一手抓圌住他的头发,逼对方的双眼对着自己的眼睛。可他看见的是,朴灿烈那带有泪光的眼眸,在黑夜中格外明亮,就像是黑圌暗中指引自己的星星,他顿时愣住了。

不过他很快就回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失常,吴亦凡不自在地松开朴灿烈,随后自顾自的将朴灿烈的裤子一把扒拉下来。他来回抚圌摸圌着朴灿烈的下圌身和后方,湿圌透的内圌裤说明了朴灿烈刚才的欲圌望。

“小骚圌货,内圌裤是湿的呢,刚才流了那么多水啊。”吴亦凡冷嘲热讽一番。

朴灿烈丢脸得不敢直视吴亦凡,这回是他理亏,他无从反驳。只能任由吴亦凡肆意抚圌摸,而自己则在其身下止不住颤圌抖。

“唔!”突然吴亦凡一把把朴灿烈的下圌身捏住。温热的掌心即使隔着内圌裤,朴灿烈也能明显地感觉到,那长满茧子的手在玩圌弄着他的下圌身。

吴亦凡拉下朴灿烈湿圌了的内圌裤,被刺圌激得粉圌嫩的下圌身弹了出来。他不知上哪儿拿了条彩带,绑住了下圌身的前端,再随手拿了朴灿烈的领带将朴灿烈的双手捆绑起来。

朴灿烈知道大事不妙,但又不敢反圌抗,只好任由吴亦凡玩圌弄。

“小骚圌货,今天我们就来靠爱圌抚后圌穴射吧。”说完,吴亦凡就抓起朴灿烈的双圌腿往上压,呈M字形。

TBC.

*我最近超级忙,很压力..今天终于稍微缓过来了,就来写文了~但是写着写着我现在犯困了,所以就卡在这儿了,别打我么么哒~(๑•́ ₃ •̀๑) 另外,牛灿日就快到了,文文已经准备好了,没错 就是肉肉肉,温馨的肉,期待一下吧 嘿嘿。(´⊙ω⊙`)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