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戒指 (短篇)

朴灿烈趴在玻璃上,双眸直勾勾地盯着那对情侣戒指。戒指的款式单调,但形状却极为独特,是一对六角形的戒指。戒指没有华丽丽的宝石,没有金灿灿的装饰,只是单纯的银色镶在轮廓上,显得朴素。朴灿烈看了一眼戒指的价格,啊…多贵呀。

刚下班换好便服,从店里走出来的吴亦凡看见自家宝贝盯着一对戒指看,玻璃都快穿洞了,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也顿时被自己的媳妇儿给萌到了。他上前去一把把朴灿烈搂进怀中,下巴抵在他肩上,这暧昧的动作即使是两个大男人,看着却也温馨。

“宝贝,在看戒指吗。”他吻了吻朴灿烈的面颊,“喜欢这个?”

朴灿烈毫不在乎他这般大胆的举动,只是稍稍转过头,极为漂亮的眼睛呆呆地眨一眨,点了点头。

“那…买吧。”说着,吴亦凡又是一吻朴灿烈那吹弹可破的脸颊,闻着他身上的体香味儿,让他觉得舒服,一整天的疲劳也瞬间消失全无。

“这怎么行。你打工那么辛苦,好不容易才存到了那么点钱,现在为了对戒指,要花尽我们的积蓄,那我宁可不要。”灿烈听闻吴亦凡要买那对戒指,马上转过身来,皱眉斥道。

“宝贝想要的东西,我都会尽我所能去争取。我说过要让你过好日子,结果这几年却让你受了比平时还多的苦。我们的周年纪念也快到了吧,买了这对戒指当作礼物也当作补偿甚好。”吴亦凡把朴灿烈拉近自己,把鼻尖抵在其鼻尖上,一边温柔地说,一边蹭啊蹭。

朴灿烈听了眉头不仅没有稍微松懈,反而蹙得更加紧了。他知道这几年吴亦凡是怎么辛苦拼搏才有这点小积蓄,如果这对戒指真的买了下来的话,他工作得那么辛苦的钱就几乎空空如也了。于是他坚决地摇头,严肃地说道“这次你必须听我的,不买!”

吴亦凡无奈地笑了笑,“好好好,不买便不买,谁要媳妇儿最大呢。”不过吴亦凡倒是铁了心要买下这对戒指。你可不知道,当时他看见灿烈的眼神有多么渴望,美丽的瞳孔闪烁着星星般,渴望至极点。

“肚子有点饿了,媳妇儿我们到超市买些菜再回家吧。”

……

接下来的几天吴亦凡都很迟才回家,给朴灿烈的理由是:快餐店人手不够,得加班。可怜了我们果果得一个人待在家里闷着,寂寞得很。朴灿烈虽然从C城来了K城好几年了却没有什么朋友,以前出门本来就少,现在他则选择了网络作家这个工作,出门的次数就少之又少了。

网络作家这份职业其实一点也不辛苦,只是收入很不稳定,朴灿烈只选择一些人气较高的小说制成实体书出售,好在粉丝们都很给力,销售量每每都超过自己的预算。

剧情转向吴亦凡这儿,这小哥很卖力地在工作,早前找了一份到各家去分派报纸的工作,于是一大早便骑着脚踏车到报馆取了一叠报纸,趁着天还没亮、灿烈还没醒,把报纸派到每家每户。随后再骑车回家,假装刚起床一样,在厕所洗漱,好在灿烈也没有起一点疑心,让他松了一大口气。

之后他再到平时打工的快餐店打工,直到傍晚六点下班,随意在便利店买了块面包,又到酒吧当服务生。不到凌晨三点,他的工作是不会结束的。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一个月下来打工的工钱加上自己的积蓄已经足够买下那对戒指了,甚至还有剩余约莫五千元。

凌晨时分,吴亦凡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家。他和灿烈租的一个小单位,没有多大,但却很温暖,有家的味道,有灿烈的味道。打开门,见朴灿烈双眼通红坐在沙发上,他紧张了。

“宝贝儿,怎么了?怎么哭了?”他小跑到朴灿烈身边,蹲下来,仰头看他。

“你…到哪儿去了?怎么都那么晚回来?我一直不说,你就得寸进尺了啊?先是说加班,十二点回来,然后是三点,三点半,你到底在干什么?”

吴亦凡皱着眉,伸手去摸着朴灿烈的脸颊,嘴唇凑了过去。怎知朴灿烈赌气一般,撇开了头。

“宝贝,我不是说我加班嘛,真的。”吴亦凡也不恼,继续温柔地和朴灿烈解释。

而完全信任吴亦凡的灿烈也慢慢转回头,看着吴亦凡,“真的?没有骗我?”

吴亦凡轻笑一声,宠溺地啄了一下他的唇,“真的。”

“那你累了吧。看你现在,多憔悴啊…”朴灿烈心疼地说。

“嗯,那宝贝抱着我睡觉好不?”

二人走回放房间,吴亦凡吻了一下朴灿烈红润的嘴唇,将额头抵在灿烈的额头上“晚安,宝贝。”

“亦凡晚安。”朴灿烈其实有点小失望,他以为吴亦凡会抱着他来个爱的洗礼,怎知只是个轻轻的吻在他唇上,便直入梦乡。啊呸,自己怎么那么欲求不满呢!

这天是他们的纪念日,报馆和快餐店也发了工资,昨天吴亦凡辞去了酒吧的工作,拿了一笔钱,加起来已经够数额了。他兴冲冲地买了那对灿烈渴望许久的情侣戒指后,把一枚戴在自己修长的手指上。之前没有特别观察,现在看来,这戒指真的很好看呢,难怪灿烈那么喜欢。

他骑着脚踏车赶回家,灿烈一定等他很久了吧!不知怎么的路上突然出现枪击声,一枪就这么巧的,便把吴亦凡的心脏击穿!吴亦凡看了自己的心脏处,妈的,老子中马票都没那么准过!蚀骨的疼痛顿时蔓延开来,让他几乎晕了过去。不行,宝贝还在家等我呢…就差那么点路了…

即使视线越来越模糊,吴亦凡坚持不让眼睛合上,艰辛地爬了六层楼电梯。玫瑰红的鲜血大摊大摊地滴在地上,一些被吴亦凡踩到的则形成了鞋印,看了让人触目惊心。

按下门铃,他已经全身乏力跌坐在地上。

在客厅等着吴亦凡回来的朴灿烈美丽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今天是他们的周年纪念,一早吴亦凡说今天会早回家,所以这时他一边像个贤惠的妻子正等着吴亦凡回家,一边打着他的小说。

突然门铃响了,朴灿烈有些疑惑,他和吴亦凡在K城都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叫外卖之类的,怎么会有人按门铃?他走到门前开门,却看见全身是血的吴亦凡瘫倒在地上,血液蔓开来,弄红了四周围。

朴灿烈踉跄奔到吴亦凡面前,双手撑着吴亦凡憔悴的脸颊“亦凡,亦凡,你怎么了?!怎么都是血?”说着眼泪全都涌了出来,模糊了他的视线,沾湿了他的脸颊。

吴亦凡用他满是鲜血的手抚上朴灿烈的脸,露出温柔似水的笑容,虚弱地道“宝贝别哭,乖。我没事…咳咳…”

“别说话了,你别说话了,呜呜…亦凡,亦凡,我的亦凡…”

“宝贝,把手给我…”他握住朴灿烈伸出的左手,把早已握在手中的戒指套进灿烈的无名指中,随后会心一笑。他把朴灿烈抱紧在怀中,力道很大,像是要把朴灿烈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他哭了,自从他妈妈去世之后,他就没有哭过。他不怕死亡,他只怕往后的日子里,他心爱的男人没有他的陪伴会很寂寞、很孤独。

“我说过我不要这戒指的!你不买不就没事吗,你不买不就不会中枪吗!笨蛋笨蛋笨蛋!呜呜…亦凡你不要死,亦凡,亦凡…”

“小傻瓜,宝贝,以后我不在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噢。”

“别说了,你不会死的,亦凡你不会死的!”

吴亦凡轻笑,抓住朴灿烈的后脑勺吻上他的唇,重重的啃咬和吮吸,这芳唇怕是再也无法触碰到了…一直到二人呼吸开始不稳定,吴亦凡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只见朴灿烈双眼通红地喘息着,看得他特别心疼。

“好了,宝贝别哭。我好累,让我睡一睡好不好…”

“你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呢。”吴亦凡躺在朴灿烈发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二人戴着戒指的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吴亦凡缓缓闭上眼睛,再见这个世界,再见我的宝贝灿灿…

我爱你。来世再爱你。

END.

*首先,这并不是一个有逻辑的短篇233 去年牛灿日写的,给朋友们骂了一顿来着,说是牛灿日居然还这么虐2333333 当然,牛灿一直都会好好地,一直好好地走下去,喜欢了牛灿三年(从前是nt饭..),从来不给他们有任何不美满的结局,写这篇的时候因为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打破了我大HE的原则,我错了233

评论 ( 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