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超缓慢更新)

【本文很污,不喜绕道!本文很污,不喜绕道!本文很污,不喜绕道!】

C5

朴灿烈在上学时期总是和吴亦凡走在一块儿,根本就没去交什么朋友。他还挺后悔的,当时就该少粘着吴亦凡,交多些朋友,现在就不会这么孤零零的。

晚上他到楼下便利店买些感冒药和那管让他难以启齿的药。他和吴亦凡维持这个关系有两年了,这种药膏他不是没买过,但是今天他去找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用完了,本来打算放任后面自己痊愈的,但是那撕圌裂的疼痛感他没法无视,只好忍着痛去买了。

拿了这款药膏和感冒药后便到柜台付钱,收钱的看上去是个还在念大学的打工妹子,朴灿烈以前没看过她大概是刚来不久。他不急不慢地将药展示出来,也不管那妹子有些惊讶的表情,取出钱包拿出钞票。

他有戴口罩,不怕。他也不怕别人认识他,这个身躯早就脏了,里里外外脏个透顶。要看便看就是。也没什么好掩藏的。

钥匙插圌进钥匙孔,扭开。屋里的灯本就没关。

突然,“啪”的一声,四周变得漆黑,只有玻璃窗外的霓虹灯。一只大手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一把把他抓圌住,那人将他拉近自己后,开始解圌开他的裤子。

“不,不……亦凡,不要,求你!”因为挣扎,袋子掉在了地上,药都撒了一地。他抓圌住吴亦凡往他身下探的手,企图阻止,无奈吴亦凡的力气向来比他大,加之他感冒了使不上一点力气。

吴亦凡一把扒拉下朴灿烈的裤子和内圌裤,让他跪趴在地上,拿了一块黑布条绑在朴灿烈的眼前,随后手指粗圌鲁地放进朴灿烈的口腔里让他舔shì,好让手指方便探圌入朴灿烈的后方。

“唔……”突如其来的手指顶圌弄在口腔中,朴灿烈并不适应,但为了不惹怒吴亦凡他只能乖乖照做。灵活的小圌舌划过吴亦凡食指和中指,缝隙也不放过。

“呵,不错嘛,做得挺到位的,看来这两年果然没白调圌教啊。”

吴亦凡抽圌出手指,一手粗圌鲁的掰圌开朴灿烈的臀圌瓣,力道没控圌制好,疼得朴灿烈倒吸一口气,被朴灿烈舔shì过的两只手指抚上受伤的穴圌口,随后毫不犹豫地挤了进去。

“啊!!”才被撕圌裂的后方又被撑开,朴灿烈疼得叫出了声。

吴亦凡的手指无情地顶圌弄着干燥的内圌壁,不一会儿内圌壁就被某液圌体弄得湿圌润,吴亦凡更加顺利地在里头玩圌弄,还时不时按圌压朴灿烈的敏圌感点。

“啊哈……亦凡,停下来,好疼,好疼……啊……”眼睛被蒙上之后朴灿烈的感官更加强烈,虽然快圌感不断地袭来但是还是掩盖不住撕圌裂的疼痛。他的双手被圌迫撑着地板否则身圌体便会失去重心,所以他根本没法阻止吴亦凡,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哀求。

吴亦凡抽圌插的速度愈来愈快,朴灿烈只觉得大圌腿痒痒的,似是有什么东西正顺着大圌腿慢慢地滑了下来,整个人变得虚弱,喘息的次数增加,好像氧气并不够似的,撑着身圌体的双手颤圌抖不已,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吴亦凡借助外头的光线发现朴灿烈的不对劲,朴灿烈从一开始的呻圌吟声渐渐变成了微弱的喘息,额前的汗水顺着脸的轮廓滑圌下滴在地板上。他抽圌出手指站起来去开灯,却发现自己的手指竟是红彤彤的血液!

他瞥见朴灿烈的后圌穴正不断地溢出圌血来,鲜红色的液圌体已经流圌到了地板上,被朴灿烈的脚沾上,将洁净的地板弄得通红一片。他上前摸了一下朴灿烈的身圌体,烫人得可怕。

该死!

他连忙抱起朴灿烈到浴圌室里清洗,但又怕朴灿烈后方因碰水而更加疼痛,最后只好将朴灿烈放到床圌上,拿了朴灿烈家的急救箱,开始清理朴灿烈的伤口。动作那般小心翼翼又温柔得让朴灿烈埋在枕头里哭了出来。

这样的吴亦凡真的太过温柔,温柔得他又再次沦了陷进去。是啊,他真的太爱这个人了,即使他给的只有恨,他还是爱着他。

就让他继续爱下去吧,没当过一次飞蛾,又怎能得知扑火的快乐呢?

不久后,吴亦凡清理好了,他找来一件比较宽松的家居裤替朴灿烈穿上,然后替他盖好被子。

“内圌裤……”朴灿烈小心翼翼地问,怎知吴亦凡却瞪着他,吓得他缩了缩。

“啧,你这个样子怎么穿内圌裤呢?用脑想一想。”

“哦……”

“睡吧,我走了。”说着,吴亦凡关上房里的灯。

“……”直到关门声响起,朴灿烈才缓缓闭上眼睛,晚安,我的亦凡,我爱的你。

TBC.

*略粗短,不过甜甜哒!(´∀`)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