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超缓慢更新)

*鄙人放假啦![撒花][撒花] 刚才忘记河蟹所以重发多一次...被河蟹了还是被删帖的话,那我还真没话说了...想看前面三章的小伙伴们请戳一戳鄙人的主页啦,毕竟鄙人乃爪机党,没法搞什么链接的→_→

【本文很污,不喜绕道!本文很污,不喜绕道!本文很污,不喜绕道!】


C4

朴灿烈吃力地支起身子,后圌庭还残留着吴亦凡的精圌液,大圌腿黏糊糊的都是自己后圌穴分泌圌出来的液体和吴亦凡留下的白圌浊,他忍着痛站起来走到浴圌室里,开始清理自己那肮脏不堪的身躯。

吴亦凡做完就走了,连拿张纸巾替他擦一擦也没有。也是,他们这本来就是没有感情的性,吴亦凡根本不需要替他做这些。只是心怎么就空空的……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肿,眼神空洞,脸颊上还有泪痕,朴灿烈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他笑自己的卑微,他笑自己的犯贱,他笑自己不管怎么爱着那个人也终是无果。到头来只有被摧残的下场。

但是这又算什么,吴亦凡就是他的命啊,要他放开,他舍不得啊。

笑着笑着,朴灿烈哭了。顺着洗手台缓缓滑坐到地上,后圌穴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疼痛,那窒息的感觉不是后圌穴能及的。他放声痛哭,哭得泣不成声,哭得撕心裂肺,却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理会。朴灿烈你怎么这么犯贱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擦了擦眼泪,扶着洗手台站了起来。不再去看镜子里的自己有多么滑稽,只是走到蓬头下开着冷水冲洗自己,他要把身上一切不干净都洗掉,那些个吴亦凡留下来的他都不想要了。

手指探入后方不停地抠着,拼命地想把里面的精圌液也抠出来,越深入的越是要抠出来。直到后方撕裂,里头变得湿圌润,地上的水被染成水红色!

朴灿烈不停地刮挲着自己的脖子、手臂和腿,他想要干净,必须干净……可是怎么也干净不了,脑海里一直出现吴亦凡舔shì过、啃咬过这些部位的画面,朴灿烈几近崩溃。

吴亦凡我求你,求你了,从我的脑海里消失好不好……可是他好爱他,没有了他似乎没有了呼吸,会难受。他一直借助吴亦凡给予他的一切狠心,将它当作是一种疼爱,就像毒圌品一样,上瘾了,舍不得戒了。

隔天,朴灿烈发烧了,淋了一小时的冷水。和公司请了假后,便呆在家里。后方因为撕裂了他也没多走动,除了上厕所和吃饭,他几乎都呆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播报着各个商业新闻,无一不是吴亦凡。

吴亦凡是商业界的龙头,凭着聪明的头脑一步一步爬到如今的地位。就和从前一样,吴亦凡在学校本就是个学霸要多聪明有多聪明,甚至无法想象他的聪明究竟到了什么层次。因为他的聪明没人敢招惹他,却很多人妒忌他想要推倒他,而他们找到了吴亦凡唯一的弱点——朴灿烈的堂姐,朴禾。

吴亦凡和朴禾高三那年在朴禾转到他们学校来没过多久就在一起了。想想也是,朴禾性格本就不做作,大大咧咧的,也难怪吴亦凡会被吸引。为此,朴灿烈其实真的挺妒忌的,但他是真心祝福自己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年,吴亦凡被追杀,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是朴禾,便让朴灿烈带着朴禾离开。怎知他俩却被追杀吴亦凡的人给逮住了,那人本就对朴禾没多大的兴趣,不过就是想用她来威胁吴亦凡,实际上他看上的是朴灿烈。

朴禾当时为了保护朴灿烈,牺牲了自己让朴灿烈赶紧逃。朴灿烈惊呆了,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逃走,就眼睁睁看着朴禾被几个大汉撕开衣服凌辱。

“姐!!!!”他记得他当时有多崩溃,他希望被压倒在地上的是自己而不是朴禾。朴禾还有吴亦凡,她和吴亦凡应该是好好地过接下来的日子的,而他,并不需要,即使被强了也没关系!

“不!!你们放开我姐,我求求你们,呜呜……姐!!!”朴灿烈试图阻止,但那几个大汉可不是白吃饭的,一用力就将朴灿烈推出好几米外。

“灿,灿……快走,额啊!”朴禾用乞求的眼神望向朴灿烈,让他赶紧逃走。

朴灿烈咬着唇盯着朴禾片刻,最终狠下心来转头逃走了。

他很后悔,后悔没有再去阻止那些强上朴禾的人,他害朴禾失血过多而死去,他害吴亦凡呆在阴影里整整两年,他害了一对美好的情侣从此破损。

两年后吴亦凡渐渐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但是一颗本被朴禾感染的心再次被他封印起来,他不再笑,眼神里满满的冷漠,他成了一个无情的人。他开始报复,他并吞了当年要杀他的那个人的家族势力,让那人尝试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最后成了没有思绪的疯子;他让人活生生地将那些强了朴禾的大汉的肉一一割下,丢到海里。

再者便是朴灿烈。

他当时对着朴灿烈说:“要不是你,朴禾也不会死。从今以后就让你来尝尝朴禾当年的痛苦吧。”

TBC.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