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不知道该放什么名字好

2016年1月31号。阴。

一觉醒来,想要动一动僵硬的身子,却动弹不了,双脚都失去了知觉,唯独手。很庆幸,我还能写字。这个地方似乎并不陌生,但似乎也不熟悉,这里白茫茫一片,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感觉上,我沉睡了很久很久。心里,空荡荡的。

是不是,忘了什么?

……

2016年2月5号。晴。

今天天气真好!

我在这个地方呆了快一个星期了,除了三几个温柔的姐姐,还有一个大哥哥,我再也没见过什么人。

从哪些姐姐口中得知,这个地方叫作医院。她们说我睡了半年了,被送进来那时双脚都被打断了,全身无一处是无伤口的,身体有许多鞭痕,有新的,有已经结痂的,有留下疤痕的。而造成我昏迷不醒的,便是脑里的淤血。

好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

2016年2月18号。晴。

今天拉着护士姐姐给我说了好多好多故事。

我问她:“姐姐,为什么在医院里,我只看到你们啊?医院里就只有你们吗?我的家人呢?”

姐姐错愕了一下,虽然并不明显,但是还是被我收入了眼底。她僵硬地笑了笑,就出去了。

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

2016年3月1号。雨。

好郁闷啊,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可是出院了我又能去哪里?

望着右手腕上,那道最深的疤,我轻抚了它几下,一层浮上来的痂,好像有很多故事。但是我忘了。

从醒过来到现在,我只记得我叫朴灿烈,其他的无论我怎么尽力地想,都无法想起来。

这几天我一直做着相同的梦。梦里有两个男人,他们的感情很要好,本以为他们是很好的兄弟,可是后来的梦,却是……

两个男人,也能这样吗?

……

2016年3月4号。雨。

今天依旧在下雨呢。

护士姐姐带了个男人走进来,她说:“灿灿呐,有人来看你咯!”其实并不难看出姐姐挺兴奋的,大概是因为我在医院住了那么久都没人来探望我的关系吧。

我抬头看向那个人,心不自觉地抽痛起来,疼得快要窒息的感觉!那个男人的样貌,让我感到不自在。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并不丑,相反的,他很帅。帅得有点过了。

……

2016年3月5号。雨。

那个男人又来了。那种心疼的感觉再次涌出,但我没有表现出来。

他很温柔。说话的样子、微笑的样子、挑眉的样子……我觉得自己都快沦陷了。

他告诉我很多关于以前的事情,他说我们两个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我相信了。因为不知怎么的,我觉得他特别亲切。他,也和我梦里的人相似。但是另一个男人,又是谁呢?我不知道。

……

2016年4月15号。晴。

吴亦凡如同往常,去探望朴灿烈。今天不仅仅是探望,他扶起朴灿烈,脱下后者的裤子,再为他穿上一件较宽松的裤子。

其实这一个月以来,吴亦凡对他无微不至,换件裤子也属正常的事。吴亦凡将他抱起来放到轮椅上,给了他一件家居服,让他到浴室里换。

他要住院了。是的,在医院呆了将近三个月半的时间,他终于要出院了。从一开始,觉得自己是孤儿,无依无靠,到后来吴亦凡的出现,他觉得自己终究不是一个人。

换好了衣服,回到病房里,吴亦凡不在。大概是去办出院手续了吧。

很快,吴亦凡就回来了。朴灿烈并没有行李,于是走的时候两手是空的。吴亦凡也轻松,对他而言,灿烈的体重真是过轻了。

……

2016年4月23号。阴。

吴亦凡有工作,不能一直在家里陪着朴灿烈。不过家里有佣人,因此朴灿烈也不觉得麻烦,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是他麻烦了佣人。

吴亦凡很富有,他住的别墅大得朴灿烈都快迷路了。

他坐着轮椅来到一间房外,里头貌似有声音?!朴灿烈很惊讶,他靠近门一些,仔细地听。

真的有声音!

他握住门把,用力地扭,门上锁了。

他很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可是他没有钥匙,而且这是吴亦凡的家,他这么做太没有礼貌了。

晚上吴亦凡回家,二人坐在餐桌前吃晚餐。平时吃饭都是吴亦凡一个人,他已经习惯了食不言这行为,于是餐桌前一片宁静,只有筷子敲击在陶瓷碗上的声音。

朴灿烈想开口,但是他不敢。

吴亦凡看出了他有话想说,那欲言又止的动作看着当真是觉得可爱,于是放下碗筷,问:“怎么了?有事儿说?”

“我……没什么,并不重要。”他还是不要问的好,这是吴亦凡的家。

“真不重要?真不用说?”挑眉。

“嗯。”朴灿烈点点头,继续扒饭。心里想的是:明天自个儿找钥匙去!

……

2016年4月24号。阴。

朴灿烈等吴亦凡出门后,悄悄地进入他的房间,翻这翻那的,最后总算是让他找出一大串的钥匙来了。

他推着轮椅,来到了昨天那间发出声音的房间。一把把去试着开启那扇门。

咔哒,开到了……

他缓缓地推门进去,有人!!

“灿烈?!”那人惊讶,特别特别惊讶,“你怎么会在这儿?!快逃啊!”

“你认识我?你是谁?怎么被关在这儿了,这是亦凡家啊。”朴灿烈迷茫,这个人要他逃?为什么?

那人蹙眉,“灿烈,你失忆了?”

朴灿烈点点头,失落地向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而那人听了则是红了眼眶,他抚上朴灿烈的脸颊:“对不起灿灿,都是我没保护好你……”

“……你叫什么名字啊?”看那人内疚的样子,朴灿烈心疼极了,他认识这个人的吧,不然怎么会心疼呢?只是为什么他会被亦凡关在这里?

“我叫鹿晗。记住了。”鹿晗朝他笑了笑,随后又严肃起来,“灿灿,听我说,吴亦凡是个大恶魔,你赶紧逃,别呆在这儿了!”

朴灿烈不解,到底是为何?

这是本就不亮的房间变得更暗了,俩人下意识地望向门口,是吴亦凡!

鹿晗恐慌地看着他,完蛋了,灿烈是逃不掉的了,他也逃不掉了。

吴亦凡走进来,耻笑着说:“鹿晗,你很大的胆子嘛,居然说了这些有的没的。是不是我给你饭吃,所以开始要造反了?你别忘了你是以什么身份,被我囚禁在这里。”

“哧,可笑。我什么身份?背叛你的一个下介男宠?”鹿晗不屑,“吴亦凡,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灿烈都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把他抓回来?你到底爱不爱他。”

“关你什么事呢?”这话是对着鹿晗说的,可是吴亦凡却望着朴灿烈,修长的手指抓住朴灿烈巴掌大的脸,脸上的笑容不似以往的温柔,反而狰狞。

朴灿烈很是胆怯,自一月前认识吴亦凡,他的表情除了温柔还是温柔,并没有这般让人发毛的表情。f他在颤抖,被吴亦凡抓着的脸无法动弹,于是他显得僵硬,而且还冒冷汗。

“灿烈呐……他将我的秘密告诉你了,怎么办?”

“喂!你放开灿烈!”鹿晗想要打开吴亦凡的手,无奈自己的手脚是被铐上的,铁链并不够长,他够不着吴亦凡的手,“可恶!”

朴灿烈想逃,但是他逃不了。双脚废了不说,被吴亦凡捏得这么用力,他也挣脱不了。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咬住吴亦凡的手,吴亦凡疼得赶紧收回手,无奈朴灿烈紧咬不放,吴亦凡的手因此被咬得出血。

吴亦凡一时气愤,毫无控制力道就往朴灿烈白皙的脸蛋上甩了一个耳光,朴灿烈的脸在肉眼能看到的速度下,迅速变红并且肿了。

脸上热辣辣的疼,心里更是觉得疼。

为什么呢?不知道。但是好难受……

突然,脑海里出现了几个画面,是一个男人拿着皮鞭往他身上打,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子顿时又被打出几道新的鞭痕。裂开的肉流出鲜红色的液体,刺痛了他的双眼。有些鞭子还打在相同的地方,他已疼得失去直觉,整个身体也血肉模糊,毫无一处是完好无损的。

接着,那个男人还拿了铁棍往他腿上狠狠地打,试将他的腿给打断。不论他怎么求饶,怎么喊疼,男人都不曾停下,直到听见“咳啦”的一声,骨头断了,似乎还碎了,那狠毒的殴打还未停止。

一时之间,头脑疼得快爆炸了,朴灿烈一手抱头,一手抓住心脏的位置,喊得撕心裂肺地,疼得喘不过气来,鹿晗看了心疼得快哭了,吴亦凡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

“灿……灿烈!”吴亦凡上前要抱他。

“吴亦凡,你走开……”即使虚弱,他还是阻止吴亦凡上前,他忌惮这样的吴亦凡。

“为什么!为什么你又要拒绝我!!”吴亦凡红了眼,大声嘶吼,“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他恨恨地掐住朴灿烈的脖子,朴灿烈想要推开他,无奈吴亦凡的力气比他大好几倍,加之此时他的头和心脏传来让他生不如死的疼痛,他无力反抗。

“咳咳……亦凡,你放开……咳咳咳……”快窒息了,怎么办!

就在朴灿烈以为他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吴亦凡松了手,“对不起,灿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灿烈……”

视线变得模糊,朴灿烈晕了过去。

……

2016年4月25号。雨。

朴灿烈惊醒了。他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情景让他太过逼真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是他在吴亦凡家住的那间房间。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吴亦凡走了进来。

吴亦凡走了进来,温柔地对朴灿烈微笑。由于那场梦太真实了,朴灿烈还无法缓解过来,他认为这不是吴亦凡的真面目。

吴亦凡坐在朴灿烈的床边,拿了把水果刀,替朴灿烈削了颗苹果,朴灿烈战战兢兢地接过苹果,心虚地吃了起来,大眼一直盯着吴亦凡看。

“灿烈,你怎么了?”吴亦凡好笑地看着朴灿烈。

朴灿烈摇摇头,继续啃苹果。

“呐,亦凡,我肚子饿了,你煮面给我吃吧?好想尝一尝你的厨艺。”朴灿烈说。

“嗯,你等会儿。”说完吴亦凡就出去了。

朴灿烈望了望,确定吴亦凡真走远了之后,朴灿烈吃力地坐上轮椅,快速地推着轮椅出了门。

他要逃。必须逃!

突然一个尖锐的东西抵在背部,声音从后方传来:“呐,朴灿烈,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END.

*写得并不好,结局烂透了……和我本来想的并不一样( TДT)好心塞……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