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你丫敢调戏我! (校园/温馨)

part 3.

朴灿烈特地放慢速度,想要消耗多点时间,让吴亦凡不耐烦早早走掉,怎知这吴亦凡却耐心得很,根本没有要先走的意思,反而越走越高兴,还时不时毛手毛脚起来。

“妈*的,给老子把你的咸猪手从老子的腰上拿走!”在吴亦凡第N次吃豆腐之后,朴灿烈终于忍不住咆哮,却引来周边步行的路人的视线。朴灿烈本来还想吼道,却因为吴亦凡在他耳边的一句“大家都在看哦”,而乖乖闭上嘴,大大的眼睛瞪着吴亦凡。

“嘿,宝贝儿,你可别用这眼神瞪我,会硬的。”说着吴亦凡指着自己身下的庞大巨物。

朴灿烈顺着吴亦凡的手指看去,只见对于吴亦凡来说有点窄的裤裆印出巨物的形状来,他脸一红,愤愤地骂道:“大流氓!大淫魔!大色胚!”

吴亦凡看着朴灿烈的背影内心一阵咆哮,妈*的,要不要这么可爱!真的快硬了!视线往下一些,朴灿烈的小蛮腰,再下一些,圆润的翘臀,脑补一下朴灿烈裸着身体,一脸欲求不满的淫荡模样……操,老子居然可耻的硬了!

最后,朴灿烈成功甩掉吴亦凡已经是晚上十点的事情了。终于能够回到家好好地洗个澡,朴灿烈觉得万分感动。

放了洗澡水,脱去身上的校服,朴灿烈坐入浴缸里,身心都松懈下来。身心一松懈下来,脑子就开始大量地运作了,朴灿烈开始想着头一次见到吴亦凡的时候。

第一次见到吴亦凡是在初二那年。那时候的吴亦凡样貌多没长全,但真真切切是个帅小伙,喜欢打架。见到他的那一次就是吴亦凡打架受伤了,静静地坐在小巷里,过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

朴灿烈经过那条小巷时,见一个手上是伤,衣服血迹斑斑的少年坐在那。他上前轻轻地点了点吴亦凡的肩:“喂,哥们儿,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呐?”

吴亦凡抬起头来看着他,紧绷的脸没有半点表情,吴亦凡瞟了他一眼就站起身打算走了。朴灿烈看他走路一拐一拐地,出自于好心便上前扶他。怎知道吴亦凡居然不领情,甩开他的手,可他朴灿烈就不是个会袖手旁观的人,硬扶着吴亦凡去了诊所。包扎好后再送吴亦凡回家。

“打架会打输,就别打架嘛,伤成这样可高兴了?要打架就和我说一声,我照你啊,你可以去附近小区问问,我朴灿烈可是出了名的会打,连高中的那些人都怕我哦。”朴灿烈嘚瑟地道,“我先回去了,伤口记得不要碰到水啊,拜拜!”

在那之后他俩不曾再见过面,一直到初三快放暑假那时,吴亦凡突然又出现了,一副面瘫脸淡淡地对他说:“我要追求你。”

一直到现在,他们都快高三了。

这期间,吴亦凡改变了不少,本来面瘫的个性没了,但也不是很常笑,基本都是皮笑肉不笑,想要看他真正的笑,就是露出牙龈的笑。虽然不爱笑,但却多了个缺点,就是二。

朴灿烈算不上是异性恋,但似乎也不是同性恋,他对男生没兴趣,对女生也是敬而远之,唯独吴亦凡。他只对吴亦凡耍脾气,只对吴亦凡心跳加速,只为吴亦凡脸红,只为吴亦凡炸毛。

这些又是代表什么?

朴灿烈滑入浴缸里头,水盖过他的眼睛。

突然间就烦恼了。

part 4.

高二结束了,暑假到了。

这天朴灿烈接到胖子打来的电话,说是K中的人欺负他们的人。

妈*的,那帮人放暑假了也不消停会儿,吴亦凡到底搞什么!朴灿烈最忍不到的就是有人欺负他的兄弟,他挂了电话之后就匆匆赶到胖子给他报的地方。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吴亦凡,他很少查插手这帮兄弟的事情,认为该给他们空间。他向来知道有人是真真服他,但还是有些人表面上对他遵从,其实在背后却恨不得把他宰了。他只是认为既然他们也没有造反,那么他也就不管那么多,他们要怎样说他随他们去,但他却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去惹是生非!

朴灿烈风风火火地赶到K中附近的一个胡同,他看见一大帮兄弟个个手握着粗大的棍子,小弟见他来了,纷纷站到一边让了一条路给朴灿烈走到最前头。

“烈哥。”其中一个小弟叫了朴灿烈一声,就抛了个粗棍子过去,朴灿烈默契地接住了。

朴灿烈看着对面同样是一大帮的痞子,瞳孔缩了缩,对着他们的头头说:“李益?是你。我记得吴亦凡说过不准惹是生非的吧。”

“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朴灿烈?吴亦凡那家伙说什么重要吗,不就是个缩头乌龟,既然都是出来混的,还说什么不准惹是生非?装什么清高?”李益讥讽地笑了笑。

朴灿烈狠狠地瞪着李益那嘚瑟的样子,他就是看不过李益这样说吴亦凡。

于是朴灿烈像是脑子短路了一样,举起棍子就往李益的肚子狠狠砸去,李益大吼一声,身后那些个蠢蠢欲动的混混也不顾那么多了,纷纷上前开打。朴灿烈身后的一班人早就耐不住性子了,只不过他们烈哥还没有表示,不敢贸然出手而已。这会儿朴灿烈主动打了李益,他们也都抓紧棍子冲上去。

李益是学过跆拳道的,曾经还代表国家参加比赛,拿到亚军,朴灿烈虽然也不差但是还是不足李益。再加上李益手上还有武器,朴灿烈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李益一棍子狠狠地砸在朴灿烈的后膝盖上,朴灿烈疼得跪在地上站不起来,几个混混开始往朴灿烈的全身开打,朴灿烈只得护着头和下身,其余的部分都一一挨棍子。几个兄弟上前帮忙,那几个混混才得以被支开。

朴灿烈趁机捡起自己的棍子,怎知李益却一脚踩在他的手上,疼得他发不出声来,只得呲牙忍痛,嘴边还有鲜红色的血丝。

好不容易稍稍缓了过来,李益却踩得更加用力,朴灿烈顿时觉得自己的手快要脱臼了,“李,李益,你他妈*的有本事别玩阴的!操!”

李益蹲了下来,拇指和食指用力地捏住朴灿烈的下巴,“你说,我要把吴亦凡最心爱的人的手给踩脱臼了,他会怎么样?或者说脱臼不足以让他心疼,不如把你上了吧?”说着,李益的手指留恋地在朴灿烈的脸颊上轻抚。

朴灿烈嫌弃地别过脸,恶狠狠地骂道:“有病!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呸!”

“妈*的!给老子闭嘴!”语毕,李益毫无控制力度就往朴灿烈白皙的脸蛋上甩了一耳光,朴灿烈立马感到脸热辣辣的疼,耳朵发出尖锐的异声,还没缓和过来,李益又往同个地方甩多一耳光!

突然手上一轻,李益已经被人推倒了。朴灿烈抬起头,只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拼尽全力往李益身上揍,其他人因为见到这情况纷纷停下动作,震惊地看着那人。

朴灿烈吃力地爬起来,李益已经被吴亦凡打得鼻青脸肿,口吐鲜血,但吴亦凡仍旧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朴灿烈赶紧上前阻止他。

“吴亦凡,够了!吴亦凡!他快被你打死了,吴亦凡!!”朴灿烈费了好大劲才把吴亦凡从李益身上拉开,由于动作太大,牵扯到那只受伤的手,朴灿烈不禁低吟一声。

闻声,吴亦凡立马回神,抓住朴灿烈的手腕,仔细观察他手上的伤口,上面的青紫让吴亦凡心疼不已!他伸手温柔地抚摸朴灿烈被打得红肿的脸颊,眼里是满满的心疼,他将朴灿烈拥入怀里,一下又一下地轻抚朴灿烈的背。

被吴亦凡拥入怀里的朴灿烈明显的僵硬,但随着耳畔传来一遍遍对方带着哭腔内疚的道歉,朴灿烈忽然就觉得安心,也觉得委屈,凭什么他要被吴亦凡的小弟欺负,凭什么他吴亦凡不好好管着自己的小弟,凭什么吴亦凡那么温柔?

他紧紧抓住吴亦凡的衣摆,靠在吴亦凡的肩上哇哇大哭起来。他好久没有哭了,他也不曾在外人面前哭,自从他对外声称自己是老大之后他就没有哭过,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凭什么让他再次哭泣?

好讨厌!也好安心……

TBC.

*这是小短篇,所以剧情会走快些。然后我们灿灿其实并不是这般娇弱哒(星星眼,但是毕竟是名副其实的小受,所以必须哭一哭,这样才会招老吴疼!o(≧v≦)o~~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