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超缓慢更新)

【本文肉居多,不喜着请绕道。】


C3


【是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下降到了零点?】


高中时期,那会儿的朴灿烈和吴亦凡是好兄弟,吴亦凡比朴灿烈还大两岁,但朴灿烈却比吴亦凡这个做哥哥的来得称职,每天早上到吴亦凡家去,然后和吴亦凡一同到学校,放学再陪他走回家,照顾吴亦凡的早餐、午餐,好吧,其实是因为朴灿烈家就离吴亦凡家不远,而他俩放学后朴灿烈都到吴亦凡家吃晚餐。

“哥,今晚我不去你家吃晚餐了,你帮我和阿姨说一声。”朴灿烈嘴里叼着一片面包,随手再拿了一片往吴亦凡嘴里塞去,然后朝吴亦凡笑了笑。

“嗯。”吴亦凡咬了一口面包,应了朴灿烈一声。

吴亦凡的妈妈很喜欢朴灿烈,她总在吴亦凡面前称赞朴灿烈说这孩子特实在,长得好看不说,嘴又甜,特别讨人欢心,每每都把吴妈逗得哄堂大笑的。

“啊你都不问问我要去干什么、怎么不在你家吃、到哪里去吃哦?”朴灿烈嘟嘴道。

“哦,那你是要做什么去?”吴亦凡淡漠地问道。

朴灿烈也不以为意,显然是习惯了吴亦凡那淡漠的语气,毕竟吴亦凡的性格便是如此,从前他俩刚认识的时候,和吴亦凡说话每次一句绝对不超过五个字,现在能和他说这么长的句子,朴灿烈觉得特满足了。

“嘿嘿,我堂姐从国外回来了,她非得我去接她不可。你说,她在国外过得好好的,成绩都挺不错,家人也都在那里,怎么偏偏就回国了呢?”

吴亦凡并没有回答朴灿烈的话,只是继续啃面包,其实朴灿烈也没真问吴亦凡,不过就是自己在自言自语而已。


晚上,机场。

“小烈,这里!”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生手里握着行李箱的手柄,另一只手着朝朴灿烈兴奋地摇曳,养眼的她被周围的人注视着,但她早就习以为常,根本不在意这些灼热的目光,只是小跑到朴灿烈的跟前,一把把朴灿烈抱住,脸扎进朴灿烈的怀里,一个劲儿地蹭,“好想你啊!”

“好了好了,你也真是的,这么热情奔放,是要吓跑多少男人啊?”朴灿烈颇有无奈地将朴禾拉离自己的怀里,结果她手里的行李,随后还不忘一脸嫌弃地说道。

“哈,放心吧,以你姐姐这分姿色,男人早就迷倒了,根本来不及跑。”朴禾一脸骄傲地说道。

朴灿烈也没反驳,是的,他的这位堂姐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美人儿,与他相仿的面容,上挑的一双凤眼使她多了一分勾人的妖娆,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身材更是没话说,朴灿烈长的也好看,甚至比朴禾还要好看,但总被亲戚们唾弃说男人拥有这一张脸蛋又有何用处。

和朴禾上了出租车,二人便没有再交谈。

突然,朴灿烈想到了一件事,“你这次回来多久啊?”

“不回去了。”

“啊?!不回去了?”朴灿烈惊讶地看着坐在他身旁的朴禾,“你说你也真是奇怪,大伯他们都在美国,怎么你就来了韩国,还不回去了?”

“和他吵架了。放心吧,你只需要供我住,其余的我会自己解决的。”

“那上学呢?”

朴禾看向朴灿烈,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搞得朴灿烈顿时就毛骨悚然,该不会……

“就和你同所学校。”说完,朴禾不忘给了朴灿烈一个微笑,即美丽又动人。

妈了个逼的!不想什么来什么!

果不其然,隔一天朴禾便出现在了朴灿烈的学校,朴禾比朴灿烈还大两岁,所以说到底朴灿烈还是觉得稍稍有那么一丝侥幸。

第一节课的时候,穿着老土的班主任戴着一副镜片超厚的黑框眼镜,顶着微微隆起的肚腩,踩着平底鞋走进教室,并且向同学们宣布道:“今天有位从美国回来的转学生。同学你进来吧。”

听见班主任在叫她,朴禾缓缓踏进教室,与此同时班上的同学都噤声了,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朴禾靓丽的样貌把所有人都给惊艳了,男生们像是许久没看见这么美丽的雌性生物一般,纷纷兴奋地叫嚣起来,整个走廊回荡着他们的呼喊声。

“大家好,我叫朴禾。”语毕,朴禾还不忘送上甜美的笑容。

大家纷纷鼓掌,男生们甚至连连叫好。

然而总有些例外的,比如说吴亦凡。

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眼睛一直都望向前方,但却不是在注视着朴禾,朴禾自然也知道,她一进入这间教室就注意到了那个坐在班里最角落的人,冷漠的样子却无法遮掩他俊俏的面容,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帅气。

朴禾目不转睛地走向吴亦凡,拍了拍吴亦凡身边的男生,柔声道:“不好意思这位同学,能把这个位子让给我吗?”

男生哪抵挡得了朴禾温柔的语气,立马站了起来,嘴里还不断地说好。

朴禾朝他笑了笑,说了声好,便不再理会任何人,只是一直注视着吴亦凡的侧颜。

“你好啊,我叫朴禾。”

“……”吴亦凡并没有回应。

“额,能交个朋友不?”

这时候,吴亦凡破天荒地转过头来,凝视了朴禾许久,久得朴禾都有些不自在了,突然间幽幽地道了声“嗯”,声音小得朴禾都不知道是否误听了。


TBC.


*没错,狗血的剧情来了……接下来的故事会是回忆和现实互相穿插哒~

评论 ( 1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