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爱人呐。(黄-暴/虐/超缓慢更新)

【温馨提醒:本文肉居多,不喜者请绕道。】


C1


“啊嗯……慢点,求你了……啊——”

“太,太快了……要坏掉了,不,啊……”

诺大的房间里一直传来断断续续的哀求声和撩人的呻圌吟声。只听见那人的嗓子都哑了,可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都未曾停下,由此可见身上之人根本不想停止这羞耻的动作。这夜,终究令人迟迟都无法入眠。

        

“昨天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人不知道节制,声儿叫得可大可浪了,吵着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烦!”一个看起来只不过二十几岁的女子正一脸嫌弃地和站在她身旁和她一块等电梯的男人说道,“这儿的隔音效果也真有够差劲的,当初就不该贪这地方便宜,想也没想就给买下了!”

“算了吧,不买也买了。”也不知站她旁边的那男人是脾气好还是累得懒惰与女子争辩,只是随口说了句就忽悠过去了。

站在他俩身后的朴灿烈穿着一身正装,长袖衬衫的钮扣钮到了最高,衣角整齐地塞圌进西装裤里,端正却带有禁欲的感觉。他脸上带有一丝丝疲倦却遮掩不掉那俊俏的模样。

他听了前面那对情圌侣说的话只是抿了抿嘴,稍稍调整了一下站姿,却不经意地颤圌抖了一下。本就低着的头埋得更加的低了。后面那隐蔽的地方还特别疼,但里头传来的那一阵阵强烈的抖动一下下顶圌弄在他的敏圌感点,更让他快圌感加倍,冷汗直流。

朴灿烈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宽松的裤管,另一只手捂住嘴巴以免发出些什么奇怪的声音。他向电梯里的那对情圌侣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不必等他。直到电梯门关上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倚着墙壁不断喘息,试图跟上里头那东西抖动的频率。

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圌机响了起来,朴灿烈颤圌抖着手拿出手圌机,见是那个人打来的电圌话想也不想就马上接听。正开口要说话时,电圌话的另一端就传来那人用他那低沉好听的声音说出污圌秽的词语,让他本就已经承受不住的身圌体不禁又抖了一下。

“小贱圌人,怎么样,我给你装的跳圌蛋还在你的洞里不?舒服吗?舒服吧?如果觉得不够舒服告诉我,我把力度调大点儿,让你马上泄圌了。”

“我,哼……我好得很。”朴灿烈紧圌咬着唇,以便自己不再发出那让人感到羞耻的声音。

“呵呵,是吗?”说着,手指转动着手里握着的跳圌蛋遥控器的大小按钮,耳边立马传来朴灿烈轻哼地一声。他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对朴灿烈道:“和我嘴硬的下场只有‘惨’一个字,你还是别反圌抗了吧。现在难受的吧?照我话做。进到电梯里头。”

吴亦凡就在附近。朴灿烈在心里很肯定道。无线遥控跳圌蛋这东西可以在五到十米以内自圌由操控,这说明了吴亦凡一直躲在某个地方监圌视着自己。朴灿烈若想要逃过这一劫基本上是天方夜谭,他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可怕,想要摆脱是不可能的,倒不如照做,指不定待会儿那人觉得闷了就放过他了。

于是,朴灿烈只能认命地走进电梯里,等待吴亦凡接下来的命令。

“裤子脱圌下。”

“你……!”

“脱,还是不脱?”

朴灿烈始终不敢迕逆吴亦凡,只在心里暗暗骂道自己没用,但手还是不自觉地把裤子给拉了下来。所幸这个点是没有什么人会进出电梯的,否则朴灿烈觉得自己这回真是糗大了,而且说不定还被人举报说是心理变圌态!

朴灿烈双手颤圌抖着脱了腰带,再把西装裤子连同内圌裤一并脱圌下,小声地对电圌话另一头的吴亦凡说:“脱,脱了……”

“呵,果真是个小荡圌妇啊,说脱就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插圌进自己后面呢。”吴亦凡嘲讽道,朴灿烈紧抿着唇没有回应,吴亦凡也没顾虑多少,只是一心想要玩圌弄这男人,“把跳圌蛋慢慢地拉出来。”

撕下贴在臀圌部上跳圌蛋的细绳,朴灿烈听话地一点一点地把跳圌蛋拉出来,跳圌蛋的表面虽然是平圌滑的,但内圌壁已经被震动得很敏圌感,抽圌出来时与其产生的摩擦虽不大,却也刺圌激得朴灿烈闷圌哼一声。跳圌蛋从小圌穴中被拉出来的时候还因为小圌穴分圌泌圌出来的淫圌水而“啵”的一声,羞得朴灿烈直脸红。所幸吴亦凡没看见,否则又该被他冷嘲热讽一番。

“小骚圌货,你的后面现在肯定很空虚吧?嗯?”

“嗯……亦凡,好难受,好难受啊……”朴灿烈伸出手指抚圌摸自己小圌穴的外围,试图想得到一些安慰和快圌感。虽然昨天才被跛蹶过的小圌穴特别红肿,再加上刚刚才被跳圌蛋伺候过,此时小圌穴敏圌感得很,但是这样的抚圌摸根本满足不了此刻欲圌火焚圌身的他。

吴亦凡是存心想要玩圌弄的朴灿烈,自然不会让他这么快就得到快圌感。他冷冷地笑了一下,对一直在娇圌喘的朴灿烈说:“揉一揉自己的乳圌头,小骚圌货。”

狭窄的空间里回荡着吴亦凡低沉悦耳的声音,使朴灿烈不经意地抖了一下,他迫不及待地扭开衬衫的钮扣,白圌皙的胸膛暴圌露在空气中。他的手探到胸前一把握住自己的乳圌头,轻轻地揉圌搓起来,一阵阵酥圌麻感立马刺圌激到大脑再传遍整身,使他不经意舒服地“啊”了一声,下圌身的柱体也缓缓抬头。他加大揉圌捏乳圌头力度,时不时还刮了刮乳圌尖试图得到更多的快圌感,呻圌吟毫不吝啬地从嘴里流圌出,下圌身开始分圌泌圌出透圌明液圌体,后面的小圌嘴随着喘息一涨一缩的,还滴圌出不少的淫圌水。

“亦凡,什,啊……什么时候才能……才能插圌进去啊,好难受的……唔……”朴灿烈跪趴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不断揉圌搓自己左右两边已经挺圌立红肿的乳圌头,白圌皙的屁圌股翘得老高,露圌出完美的身形,任谁看了都会产生欲圌望。

“先别急,像你这么淫圌荡的小骚圌货不好好玩玩怎么行呢?”

“求你别,别再……啊!”求饶的话语还未说完,朴灿烈只觉得下圌身一热,精圌液就这样射圌了出来,有一些还溅在电梯的墙壁上。朴灿烈红着脸不敢去看那显眼的白圌浊,要是待会儿自己出去之后有人进来看到会怎么想。

“射圌了?”吴亦凡轻笑一声,“真是淫圌荡啊你,只不过是捏了捏乳圌头就射圌了,那一会儿插圌进去了你不就要射圌到虚圌脱了?”

朴灿烈没有回答,只是强忍着泪水摇摇头,后面的空虚感使他将近崩溃,求饶的话语再次溢出口来:“亦凡,求你了,插圌进来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

“你说,监圌视器外的管理员见到你这副模样,会怎么想?应该很刺圌激吧,嗯?”吴亦凡挑了挑嘴角讽刺道。虽然他嘴上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他的占有欲特别强,属于自己的东西是绝对不可以和别人共享的,朴灿烈这副模样自然也只有他能看见。其实这栋楼电梯里的监圌视器他早就命人关掉了,这个小区是他买下来的,不为别的,只为可以任意玩圌弄朴灿烈。

朴灿烈自然不知道吴亦凡的一系列举动。在听到吴亦凡说的话后绝望地闭起眼睛,撑着地板的双手紧圌握成拳头,本是强忍着的泪水活生生地被挤了出来。有时候他想,可不可以就这样精尽而亡,永远都不要再醒过来,不要再生活在有那个男人的世界里。偏偏命运就爱和他作对,每每他都被做到晕了过去,晕了过去了又被做得再次醒来,连连几发下来下圌身吐出的白圌浊一次比一次少,但到了隔天他依旧活了下来。

“自圌慰给我看吧,你。”片刻,放在一旁开着扬声器的手圌机再次传来吴亦凡的声音。朴灿烈抖了抖,这究竟是才开始还是快要结束了……

TBC.

本来想写温馨电话H的,怎知写写改改地,就成这样了/////

评论 ( 4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