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勋鹿】有点酸 (短/HE)

       【那年,吴世勋16岁,鹿晗18岁。】

       吴世勋趴在课桌上发着呆,不时会唉声叹气的。一旁的鹿晗见了,觉得有些奇怪,这吴世勋虽然不是爱笑的货,但也绝对不会连连叹气啊。

       “世勋你这是怎么了,跟哥说。”他揉了揉吴世勋柔软的头发。

       鹿晗和吴世勋是一个班级的,虽然鹿晗比吴世勋大了两年,但因为家里穷,所以到了18岁才上高一,这不竟然和这个老爱向他撒娇的吴世勋一个班级,而且他俩还是同桌。

       开学那天,鹿晗就被老师调到最后一排和吴世勋成为同桌,那时候的吴世勋全身被一股莫名的冰冰冷冷的气息包裹着,不管鹿晗再怎么尝试想靠近他,都失败。要不就是当他鼓起勇气去和吴世勋说话时,这破小孩连看他一眼都不屑,冷冷的一句“滚”就把他打发。鹿晗吃了个闭门羹,尴尬地摸摸鼻子,就这样一整天都不理吴世勋。但是隔一天,又是厚脸皮地往吴世勋那儿贴。

       吴世勋最后受不了,只好妥协和鹿晗说话,久而久之也就好上了。

       吴世勋看了鹿晗一眼,摇摇头道:“没事啦鹿哥,就是前几天我哥刚交了女朋友,有了嫂子就不理我了,嘤嘤好伤心。”这吴世勋虽然成熟得早,但只要一论到他家哥哥,他就会忍不住软了下来,他对哥哥的依赖太深了。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了,世勋你也该长大了,你哥哥不可能一直这样保护你吧。”鹿晗苦涩的笑了笑,果然小孩终究是小孩。也不知怎么的,和这个小家伙相处久了,不知不觉中就沦陷了进去,竟然被他吸引住了。可这小孩天天只会兴奋地拉着他,跟他说:“鹿哥鹿哥我跟你说,我哥今天……”、“鹿哥,我哥说……”。除了哥哥还是哥哥,这让鹿晗不由得觉得心里一阵苦涩,你什么时候才会看我一眼,世勋啊。

       “可是看我哥这么疼他女朋友我好不甘心,我可是他宠了十几年的弟弟,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一个可能只认识了几年、几个月,甚至只是几天的女人打败,哼!”吴世勋习惯性的撒娇,这其实也是除了哥哥以外,他第一个撒娇的外人。慢慢地,在和这人聊天时,都会撒娇。

       “呵呵,傻瓜。”

       【那年,吴世勋17岁,鹿晗18岁。】

       “鹿哥……”

       “嗯?”

       “疼……”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哪疼,给哥看看。”鹿晗抓起吴世勋的胳膊就左看看右看看的,寻找着有什么伤口,想找出吴世勋疼痛的来源。

       吴世勋边摇头,边挣脱鹿晗的手,都起嘴巴闷闷地道:“这里疼。疼得快窒息了。”吴世勋指着心脏处。

       鹿晗怔了怔,片刻才放松下来,但心里却是一阵又一阵的抽痛,吴世勋你还是没看见我。

       他伸手去整理吴世勋的刘海,这破孩子不知道多久没剪头发了,刘海都快碰到鼻子了。他露出个特别勉强的笑容,安慰:“好啦好啦没事,你哥还是爱着你的,不然他早就把你赶出家门,不会问问你的功课,不会理你三餐了,不是吗?”

       “但那终究不是情人间的爱,只是兄弟情……”

       “世勋,有时候你应该看看四周,其实还是有人愿意为你敞开这道通往爱情世界的大门的……”不过你不会看到的吧,因为你眼里只有你最爱的哥哥,你根本不会看到那个人,即使他现在在安慰着你。说着,又是一阵苦涩的自嘲笑声。

       【那年,吴世勋18岁,鹿晗20岁。】

       吴世勋因为头脑很好,鹿晗学习能力也极强,他俩在一年内把高中三年的课一起修完,一起跳级,一起读书,一起温习。做什么事情都是在一起做,但鹿晗却不晓得,为什么他们的心终究没有是在一起的……

       现在他们都大二了,在大学里是形影不离的一对,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他们也很有默契地,任何解释都没给人家一个,但其实只有他们知道,他们仅仅是好朋友、好兄弟。

       记得有一次,鹿晗无意间听见吴世勋和自家的妹妹在聊天。15岁的鹿瑶问了吴世勋一个问题,而吴世勋回答她的那句话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

       “你和我哥哥是什么关系啊?”鹿瑶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围着吴世勋转,一直问他和鹿晗有关的问题。

       当吴世勋听见这个问题,他有些犹豫了。其实鹿晗的感情,不难看清,但他却一直都不想看清,他对鹿晗只是对一个很好很好的兄弟一样,其余的感情他还真没去想过。

       吴世勋发呆了很久,久到鹿瑶已经打算开口再询问多一次了,这时候,他突然回神,回答:“好朋友,好兄弟。”

       “那你喜欢他吗?”鹿瑶眨了眨和鹿晗一模一样的水灵灵的大眼睛。
喜欢吗,不知道……但仔细想想,其实他对鹿晗,也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感情吧。那是喜欢吗,看着鹿晗和别的女生或男生说说笑笑,心里会一阵闷骚,那是喜欢吗?

       “不知道。”

       “欸?好吧,那你会和我哥哥在一起吗?”

       这回,吴世勋想都没想就答道:“不会。你试想想吧,我和你哥认识了两年,虽然不久,但如果真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怎么可能我们的关系还是好朋友、好兄弟呢,是吧。好了别问了,挺闷的,我走了。要你哥哥问,你就说我有事,先走了。”

       是呢,要在一起早在一起了,我们就是无缘无份当情侣,就连当个好朋友都有缘无份,因为我喜欢上了你,你却不喜欢我……墙角边的那道黑影站在那里呆了片刻,就消失了。

       【那年,吴世勋23岁,鹿晗25岁。】

       吴世勋家境富裕,头脑也好,运用家里那点小资本自己创业。公司在一年内便有很好的声色,生意也源源不绝。对于这个既年轻又头脑好的大公司老板,各个商业的大人物们都是很佩服的,但这年轻人终究还是个年轻人,有些事情还是一样的鲁莽,也有很不成熟的时候。

       但幸亏有他,在他身边扶持着,否则这家公司的市场不可能会越来越大。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心,不曾对任何人聊起自己的私事,脸上的笑容永远是职业性的笑容。这五年以来,从来就没有人见过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冰山美人儿,有很多贪恋美色大老板尝试过各种诱惑,想让他到他们的公司去,但都功亏一篑。他,只想守在他身边,即使他眼里没有他。

       他所做的一切,他根本就没看在眼里,只不过就是当作是一种理所当然。有时候他很懊恼自己是否做得不够好,不够明显,但静下来想想,不,他已经做了很多,甚至比多还更多更多。只是他不知道罢了。呵呵,他还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那年,吴世勋24岁,鹿晗26岁。】

       吴世勋因为哥哥要结婚了而天天郁郁寡欢的。时常到酒吧去喝酒,每次不喝个烂醉,他就是不甘愿。

       这天他又是喝得迷迷糊糊的,在酒吧里大吵大闹,砸酒吧里的东西。鹿晗接到熟悉的号码后,无奈地叹一口气,拿了大衣就开着车到酒吧去。推开酒吧的门,就有一个酒杯向他砸了过来,虽然闪开了,但还是不幸地被破碎的玻璃在脸上划了一条痕。

       咬着牙,忍着痛,走到吴世勋的身边,架起他的胳膊,吃力地把他抬出酒吧。东倒西歪的吴世勋带着哭腔,一直瞎嚷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结婚,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世勋啊,走好来,鹿哥有点吃不消呐。”

       “鹿哥?……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哥你知道我多爱你吗,哥你知道我多希望你不和那女人结婚吗,你怎么不看看你弟弟一眼,你弟弟我多爱你啊。”吴世勋看了鹿晗一眼后,感情是把他认成他家哥哥了,一直不停地诉苦。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唉。鹿晗摇摇头,失落地望着这个比自己高了约莫一个头的破小孩。

       好不容易把吴世勋架到他的公寓楼下,鹿晗连喘气都来不及,又赶紧按了电梯,把吴世勋架到他住的那层。鹿晗把手伸进吴世勋的裤袋里,摸索着他家的钥匙。但因为手越挖越深,不自觉地摸到了某个硕大,不自觉地脸红起来。虽然吴世勋现在已经昏睡过去,但他还是觉得很害羞,赶紧挑起钥匙,开了门,就把吴世勋丢到他的床上。

       正打算就这样时,身后的吴世勋突然醒了过来,不知道是把他当成了谁,可能是他哥哥吧,就这样把他拉上床。炽热的手在鹿晗纤细的腰间抚摸着,鹿晗才开始觉得不对劲,用力地把吴世勋推开,但很快地又被欺压着。
衣服裤子都被吴世勋狠狠地撕开,赤裸的身躯就暴露在空气中,年底的冷空气让鹿晗不禁打了个哆嗦。但吴世勋却已经被欲望淹没了理智,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扑上去就把鹿晗给吃抹个干净……

       隔天醒过来,身体上有不少红色的印记的鹿晗正含着泪背对着他。本来睡意朦胧的他马上就没了什么狗屁睡意,抓住鹿晗窄小的肩膀,就大声吼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问问你自己。”鹿晗不去理会肩上的痛,双眼如空洞地望着吴世勋,平淡地说道。

       “算了,对不起,我会负责的。”吴世勋懊恼地挠挠头。

       自那天起,鹿晗就辞去了吴世勋助理一职,在吴世勋家里呆着,当上他的情人。没有感情,没有欲望,只是他当时说的负责,仅仅是个责任罢了。
我们,只是因为一个责任而在一起的情侣……

       【那年,吴世勋26岁,鹿晗28岁。】

       鹿晗出门买点菜,打算今天自己下厨煮点丰盛的给吴世勋。因为到超级市场要走十分钟,鹿晗嫌麻烦,便抄了小径。正当还有一个拐弯就可以走出小径时,鹿晗只觉得背上一阵疼痛,便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鹿晗是被绑着手脚坐在椅子上的,眼睛被一块黑布蒙着,嘴则是被胶纸给封住了。鹿晗突然就畏惧起来,他开始挣扎,嘴里一直发出声音,心想着:世勋,快来救我,世勋我好怕……可就在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心里自嘲一番后,就停下挣扎。像个断了线的陶瓷娃娃,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坐在那里。

       一旁的人看鹿晗都不挣扎了,觉得有些奇怪。带头的那个抓起鹿晗脸的两旁,逼他对着自己,即使眼睛已被布蒙上。

       “鹿晗,吴世勋的情人是吧。哼,你知道你家情人做了什么事情么,竟然抢走了我们的一门生意,你说该不该死!”他嘴里咬着一根香烟,说话时有些不清楚,但语气却是恶狠狠的。

       “但我知道我们正面对付他,他定是无动于衷,所以才会绑了你,把他引诱到这里来。”

       鹿晗听了后,心里先是紧张,但随后又被平复了。他不断发出声音,示意自己想说话,那人也不笨,见状就粗鲁地把胶纸撕下。

       靠,疼!

       鹿晗嘴角挑起一个挑畔的弧度,说:“好啊,那你们就继续用这个方法,吴世勋更加不会理你们的。”其实鹿晗心里早就在淌血,说出这句话时虽然很潇洒,但其实他的心已经快疼得爆炸了。

       “哦,是吗。”说完,他就拿来了一部手机,拨通吴世勋的电话,“我就看看他是否无动于衷。”

       “喂。”开着扬声器的手机被接通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是鹿晗最喜欢的声音……

       “吴世勋先生?”那人嘲笑般地问道,“告诉你,你那个叫什么鹿晗的小情人现在在我手里。”

       吴世勋眯了眯眼睛,有些惊讶,但语气还是很冷静:“噢?怎么证明。”
那人示意手下把鹿晗松绑,然后叫他们毒打鹿晗。鹿晗本就瘦弱,被这么几个大汉殴打肯定吃不消,嘴里痛苦的呻吟通过那人的手机传入吴世勋的耳里。吴世勋不由得皱起了眉毛,看来这次是来真的……

       “怎么样,吴世勋。心疼了吗。”

       “你想怎样。”

       “哈哈哈,吴总果然够直率!”那人大笑,“把那门生意让给我们。”

       “Black的人。”这一句话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因为那人所说的生意是他从一个叫Black的公司那里抢来的。

       “呵呵,吴总果真是聪明啊。没错,劳烦吴总一小时内把合约送来XXX,欸,是一个人哦。如果发现有其他人……您就准备收尸吧。”后面的七个字,那人是咬着牙,狠狠地说出来的,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

       “世勋你别管我,你别过来。你要过来,我就灭了你!”鹿晗吃痛地对着手机的方向说道。

       “闭上你的嘴,小贱人!”那人走到鹿晗的身边,用力地甩了他一个巴掌。鹿晗顿时觉得眩晕,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挂了电话后,吴世勋的眉始终都是紧锁着的,鹿晗竟然因为他被绑架了,该死的!他生气地敲了一下桌子,刚敲门进来的秘书被眼睛已经布满血丝的吴世勋给吓到了,把文件放在桌上后,交代了一下就马上出去了。

       吴世勋揉了揉太阳穴,翻开抽屉把那份合约拿出来,穿上套在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走。和秘书交代后,开车就往那个地方开去。烦躁的心思围绕着吴世勋,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踩在油门上的脚用了多少力,他终于来到了那人指定的地方。是个废弃的工厂。

       吴世勋提高警惕走了进去,这废弃的工厂安静得很,一滴水滴滴下来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都把人吓个半死。吴世勋皱着眉头,慢慢走了进去。来到工厂的正中心,他看见身上全是伤的鹿晗正被绑在椅子上,昏睡了过去,皱着的眉头不禁又加深了些。他加快脚步想上前给他松绑,就在这时有人阻止了他,后面随即就传来掌声。

       ”吴总果然重情义啊!”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脸上有个很长的刀疤的男人,是额头穿过左眼直达左脸颊的长度。吴世勋冷冷地笑了一下,秀出褐色的信封道:“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对着鹿晗的方向努了努下巴,“先把他放了。”

       “呵呵那是当然。”男人指示手下给鹿晗松绑后,把鹿晗丢进吴世勋的怀里。抓着鹿晗的小蛮腰,低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伤,嘴角的血……让他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嘴角一挑,缓缓走到男人身边,把信封交给他后,走向大门。

       但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鹿晗可是他想要得到很久的人了,现在这么个大好机会,怎么可能让他走呢?和手下一起拿了铁棍后,追上他们。

       吴世勋当然有警惕,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赶紧下意识抓紧他的腰,给后面那个举起铁棍快要往他的头打下去的人一个回旋踢。抢过那人手中的铁棍,吴世勋就给追上来的另外两个人一人一棍。

       被下了药的鹿晗一直昏睡着,感觉到怀裡的抱枕一直在动,不甘愿地睁开眼睛。见是熟悉的胸膛,慵懒地抬头,啊,是他......

       “世勋~”带着撒娇的语气叫道。

       “乖,再睡一会儿。”听见怀里有声音,吴世勋赶紧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还带着浓浓睡意的鹿晗,不自觉地就温柔了下来,对着他宠溺的说。

       “好......”说完,鹿晗头又重新靠在吴世勋的胸膛,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见鹿晗睡下后,吴世勋重新抬头,眼里的温柔已经不见了,仅剩下冷漠,还有一股杀气。几招快动作的攻击后,个个都倒在地上,痛得直哎哎叫。吴世勋冷笑道:“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语毕,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候,刀疤男人又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木棍,凶狠地低吼:“额啊啊啊,我杀了你!!!”

       吴世勋转头一看,见眼裡布满血丝的男人拿着木棍冲着自己跑来。他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冷静地站在那里,看了看手表后,嘴角挑起。时间刚刚好。

       “碰!”男人错愕地看着自己开始流出血的胸口,瞪大眼睛看着吴世勋身后举着枪的警察,腿慢慢地失去支撑的力气,跪在地面上,然后倒了下去。

       其实在吴世勋拿了文件后,他就已经拨通警察热线。他算准了警察约莫十五分钟到那个废弃工厂,于是飙车到工厂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一切事情,也等着男人追着自己打,然后让进入这废弃工厂的警察把他一枪给打死。

       事后,鹿晗才醒了过来。一醒来就见吴世勋正单手撑着头,躺在床上看着他宠溺地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他赶紧做起身来,这才发现原来他在吴世勋的房间里,睡在吴世勋的床上。

       “醒啦?”

       “咳咳......是,是啊。”尴尬地干咳两声后,回答吴世勋。

       “肚子饿了吗?还是要喝水?”

       “不用不用。我,我出去了。”

       “鹿晗!”见鹿晗下床要走了,吴世勋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

       “还有什么事吗?”鹿晗转头望着吴世勋,笑着问道。

       “别笑了,很难看......鹿晗,我说......我喜欢你我们正式在一起吧。”吴世勋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话是极小声也极快。

       鹿晗没听清楚,皱着眉:“啊?你说什么?”

       “我,我说。”吴世勋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喜欢你,我们正式在一起吧!”

       鹿晗惊讶地看着吴世勋,有点不敢相信吴世勋刚才所说的。他颤抖地比一支手指,对着吴世勋说:“你......再说多一次。”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当我知道你被绑架后心跳都快停止了,看到你被打得全身是伤我会觉得我无比地心疼,恨不得想把那些绑了你的、打了你的人都杀死。我想,这应该就是喜欢,其实以前当我看见你和别人有说有笑的时候,我会觉得酸溜溜的,但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因为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我哥。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吴世勋其实一直喜欢的都是你,我对我哥的感情只是依赖。说实话吧,其实那时候我上了你我是知道的,你以为我是因为我哥,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对你有欲望了吧。”吴世勋抓起鹿晗冰冷地双手,皱着眉说:“怎么这么冷啊。鹿晗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

       “我我我......额好啊在一起。我,我......你,唔......”

       吴世勋觉得鹿晗似乎有点吵,于是伸手扣住鹿晗的后脑勺往自己这边带,给了他一个湿吻。鹿晗的唇软绵绵的,像个棉花糖一样,吴世勋不自觉就馅了进去,越吻越深。

       吻了大约十分钟,鹿晗只觉得自己快断气了,拼命拍打吴世勋的肩膀,吴世勋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鹿晗的唇。二人额头靠着额头,望着连接双方嘴唇的银丝,喘着气。吴世勋伸出舌头把那暧昧的银丝舔去,笑盈盈地对鹿晗说:“鹿晗,我爱你。”

       这份爱在十年前萌生,在十年后被得到认可,即使我们错过了十年,但我们绝对不会再错过接下来的每分每秒。因为我想和你一直手牵手,肩并肩,度过完我们还有一大半的人生。这份爱有点酸,却还是那样的甜......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