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er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唤你一句亲密的称呼来得幸福?

© Sober | Powered by LOFTER

【牛灿】情非得已 (短/BE中的HE..)

       古老的唱机摆在床头,扬声器传出的声音因有些岁月了而变得不清晰,但还是可以清楚地听见从那儿传出来浑厚、令人陶醉的歌声。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该让自己靠得太近,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小时候都是孤儿的他们自力更生,即使是在一个臭恶的环境下,也能给彼此最需要的芳香;即使是在一个险峻的城市里,也能给彼此最具安全感的保护。他把用劳力赚来的钱去买的馒头让给他,他则总是推拒着那个让过来的馒头。

       他记得当时仅有五岁的自己睁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软软糯糯地问:“大哥哥,我叫灿捏,你呢?”

       “灿捏?怎么那么奇怪的名字?我叫吴亦凡!”

       “亦凡哥哥~~”

       “乖!”

       后来他被迫被有钱人家给领养了,留下这个每次都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的大哥哥在那恶劣的环境。走的那一刻,吴亦凡还在餐馆里帮忙洗碗碟,为的是能赚多点钱给自己读书,可是自己却去过好生活了,那时候的他觉得哥哥一定恨死自己了……

       十年过后,朴灿烈离开了那对口头上说是领养他,却不怎么待见他的养父母。独自一人在K城里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毕竟他的零用一向不多,他也不屑去讨。
      
       后来,他们在一家公司重逢。他认出了吴亦凡,可吴亦凡却只是友好地向新来上班的他微笑。当时的他本是上扬得很高的嘴角缓缓下降,变成苦笑。哥哥,你忘了我了,你不认得我了。

       后来的一次公司聚会,吴亦凡喝醉了,他把他带回自己在K城租的小房屋。将吴亦凡放在那已是摇摇欲坠的单人床上,他拿来一盆冷水和一块布,坐在摆在床边的一张木椅上,将布浸入冷水中,拿起、扭干,敷在吴亦凡发烫的额头上。

       “灿灿……”满脸通红的吴亦凡忽然皱起眉头,轻声唤道。本在发呆的朴灿烈听见吴亦凡说梦话顿时回神,听见吴亦凡叫的是自己的小名,他立马就湿了眼眶。

       哥哥还记得他……哥哥还记得他!

       “哥……哥哥,我是灿灿啊!灿灿在这儿,别怕!”朴灿烈握紧吴亦凡的手,眼泪全都争先恐后流了出来,滴在吴亦凡的手再滚落到床单上。即使是哭,但朴灿烈是开心是兴奋的,和吴亦凡重逢至今也有半年了,吴亦凡对他就和普通同事一般,也完全没有认出他来,他当时觉得吴亦凡忘了自己,不过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回事!

       隔天早上,因为宿醉的关系,吴亦凡头疼得不行,见朴灿烈趴在身边睡着了,姿势挺艰辛的。他轻轻摇醒朴灿烈,随后看见朴灿烈惺松的眼睛肿肿的,像是哭过一般,自己不知为何就心疼了。

       “你眼睛怎么那么肿,没事吗?”出自于关心而询问,得来的是朴灿烈灿烂一笑,摇摇头说没事。当下吴亦凡愣住了,这笑容,和他一样,很美好……

       给吴亦凡端了一碗醒酒汤,看着吴亦凡大口大口地喝下,朴灿烈觉得特别满足。

       “那个……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吃晚饭的时候朴灿烈抬起头看吴亦凡,小心翼翼地问道,眼神充满了期待。吴亦凡抬头疑惑地看着他,正在酝酿着朴灿烈所说的话。

       “我们曾经认识?”

       朴灿烈失落地低下头,良久后才轻声地说道:“哥哥,你怎么可以忘记我了……我是灿灿啊……”闻言,吴亦凡瞪大双眼盯着朴灿烈的头顶看,脑海里的思绪一片混乱,朴灿烈,朴灿烈…灿灿,灿灿…朴灿烈=灿灿? !

       “灿灿?可我记得灿灿叫灿捏不是灿烈啊?!”

       听了吴亦凡说的话,朴灿烈真的忍不住在这么伤感的时候给吴亦凡一记白眼,我真的被你蠢哭了好吗哥哥。气结地望着吴亦凡许久,他终于才说:“小时候发声不好嘛,哥哥你怎么那么蠢呐?”

       相认,相爱。他们。

       记得有次他问吴亦凡:“哥哥,小时候我就这样不告而别,你会恨我吗?”睁着大眼睛小心翼翼地询问着,生怕吴亦凡想起这件事就会生气。

       “气啊,当初还说‘以后见到你一定不会原谅你’的。”说完,吴亦凡冷淡地看着朴灿烈,把朴灿烈吓的,可过了一会儿,吴亦凡的眼神却变得温柔似水,“可是当我和灿灿相认之后,我发现我根本恨不下心去惩罚你、怪罪于你。因为我发现我真的爱你爱得无法自拔了。”

       朴灿烈红了眼眶,一把把吴亦凡抱紧,小脸埋在他胸前,温热又幸福的泪水沾湿了吴亦凡胸前的衣襟。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这首歌是年轻时候的吴亦凡为朴灿烈而唱的,歌不是完整的,只有副歌,八句、七十四个字,不长但却是满满的疼爱和宠溺,朴灿烈把他录了下来,为的就是能够在吴亦凡离他而去的时候天天听到。

       一曲终,他慢慢闭上眼睛,面带微笑,哥哥我去找你了。

       朴灿烈,享年80岁,无子嗣。

       他看见脸带笑容的自己平躺在床上,有些惊讶,但看见自己这么幸福的笑容,自己也觉得欣慰。转身牵起来接他走的“人”的手,与他对视了很久,最后双方露出了充满爱意的笑容,十指紧扣,一起飞到一个属于他们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4 )